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东方快车谋杀案不同电影版本比较

摘要:文学作品的每一次翻拍都是对原作的重构。《东方快车谋杀案》被誉为“侦探小说女王”的最著名侦探小说《阿加莎克里斯蒂》多次登上大银幕。其中比较著名的是1974年版西德尼卢梅特执导,2010年版菲利普马丁执导,2017年版肯尼斯布拉纳执导。本文选取了三部影响较大的电影,比较了它们的叙事特点、人物塑造上的差异,并分析了这些差异产生的原因。它不仅带领观众重温阿加莎的伟大作品,也让观众重见天日。另一种可能性是《东方快车谋杀案》。

关键词:《东方快车谋杀案》;改编胶片;对比度;

《东方快车谋杀案》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经典代表作之一,被誉为“侦探小说女王”。他已经被改编过好几次并登上大银幕。其中比较著名的是1974年版西德尼卢梅特执导,2010年版菲利普马丁执导,2017年版肯尼斯布拉纳执导。由于拍摄年代的不同和导演原来的阅读重点,这三个版本也各有风格。本文将《东方快车谋杀案》与每一个版本的电影进行对比,分析不同版本电影的特点和风格。

0x251C

首先,电影原版和各种版本的叙事特点

文学作品的每次翻版都是对原始作品的重建。最初,“阿姆斯特丹突发事件”是东方快车被谋杀的原因。没有这一事件,东方快车就不会有谋杀案。在不影响东方快车故事完整性的前提下引入“阿姆斯特朗事件”,这三部电影采取了三种不同的方法。 1974年,Lumet版本根据原始时间表完全开始了叙述。它完全解释了“阿姆斯特朗事件”的开始和结束,然后立即以“五年后”的字幕进入当前时刻,并开始展现东方快车的故事。 2010年的Phillips版直接进入了东方快车的故事。电影开始时,通过不同角色的对话向观众介绍了“阿姆斯特朗事件”的存在,并在谋杀事件后逐步说明了事件的具体细节。 2017年肯尼斯版(Kenneth Edition)仅通过谋杀案发生后波洛(Poirot)的回忆,震撼了阿姆斯特朗事件的开始和结束。三种不同的叙事方法使电影故事的结构发生了根本变化,并且收到的艺术效果也大不相同。故事情节的1974年版本忠实于原著,一步步走,最符合原著的派对美学。但是,这种叙事方法将故事分为两个不紧密联系的部分,这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影片的完成度。而且,“阿姆斯特朗事件”的引入是非常突然的,甚至有人怀疑在谋杀中揭示了谋杀的动机。 2010年菲利普斯(Phillips)版在1974年版的叙事策略中发现了问题,并使用叙事方法隐藏了谋杀动机和人物背景的各个角落。一方面,故事不再分为两个部分,另一方面,它避免了提前向观众透露杀人的动机。尽管这种改编从形式上改变了阿加莎小说的故事结构,但它与案例分析的原始节奏更加吻合,因此在观众中非常受欢迎。 2017年版本对原始时间表的适应性最强,而Poirot的回忆用几句话概括了“阿姆斯特朗事件”的故事。这种叙事方式使整个故事更加精简和完整,因此最具戏剧性,而且影片的完成度也高于前两个版本,但由于原叙事结构过大而备受争议。

与故事结构相比,这部电影的三个版本在对真相的十二个凶手的处理方式上有较大的不同。在1974年的Lumet版本中,Poirot无法下定决心或放弃12名凶手。他选择在真相与隐瞒之间退缩,并将最终决定移交给布克先生,但他消失在大雪中。在2010年菲利普斯(Phillips)版中,波洛(Poirot)坚持执行法律,将12名谋杀者移交给派出所,下一站而来。这种结局的政治正确性非常明显,但也体现在新时代法律意识增强之后的电影中。 2017年肯尼思版的Polo角色非常坚强,因此他主动告诉警察一个虚构的案子,并在山洞前发表讲话,这给12位乘客带来了生活和心理上的双重“新生活”。故事的新版本《结局》感动了许多从未看过原始电影和旧电影的观众,但他们受到许多原始政党的批评。最初的政党认为,这种结局与Agatha的想法相去甚远,而且不如1974年的Lumet版本开放,限制了观众对电影的自由想象。实际上,在2017年大结局中,波洛的演讲是电影主题的摘要-没有自然杀手,只有一群需要重生的人。可以说,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是原始故事的新版本,是肯尼思个人电影思想的集中体现。

其次,电影的每个版本的原始角色和角色塑造

尽管阿加莎(Agatha)在波洛(Poirot)拥有多达38部小说,但她所有作品中的所有主要角色都具有同等的重要性,《东方快车谋杀案》也不例外。 1974年的Lumet版本忠实地反映了Agatha的“人人平等”精神,使Porter和12名乘客,甚至对Rachel,都有大致相等的戏法,没有特别强调一个或几个人。这种安排使影片勾勒出当事方的轮廓,这更有利于观众检查所有怀疑的嫌疑犯并跟随影片进行调查。 1974年的Lumet电影在这里是最吸引观众的地方,反映了阅读阿加莎的侦探的原始品味。 2010年菲利普斯(Phillips)版只重点介绍了Polo衫,其他人物的身材又瘦又瘦。例如,波洛(Poirot),卡罗琳(Caroline)夫人,赫克托(Hector)和雷切尔(Rachel)的戏剧较多,安德鲁斯伯爵夫人(Countess Andrews),玛丽和索尼娅(Sonya)的戏剧较少。但是,从总体上看,它仍然保持着大致的平衡。 2017年肯尼斯版(Kenneth Edition)显然突出了波洛(Poirot),其他所有人都成了支持者。在戏剧和角色上都很难与波洛相提并论。这是一部典型的主角电影。实际上,无论采用多少英雄或单个主人公,这都是一部很好的电影,能够生动生动地讲述故事中的人物。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三部电影各有千秋,都是非常迷人和优秀的电影。

最初,阿加莎(Agatha)将波洛(Poirot)定位为矮矮胖胖的老人,看上去很普通。一见钟情甚至很有趣。但是波洛的内心非常浪漫和机敏。他擅长分析别人没有注意到的琐碎事情,发现矛盾和缺陷,提出问题,最后使用逻辑推理快速准确地找到凶手。读者将这种基于对话的侦探逻辑样式视为将阿加莎与其他侦探作家区分开的最鲜明特征。主角波洛的做法也被视为他平凡外表的独特之处。魅力深深地吸引着读者和听众。 1974年和2010年的电影都忠实地展现了波洛的这些原始描写。例如,1974年版保留了原始Polo看到被鞭打的印度女人的场景,展示了他内心的悲伤和悲伤。 2010年版通过波洛与布克之间的对话展现了他内在的精致。 2017版本从原始的四个方面进行了改编,这也是引起原始派对和经典听众讨论的地方。首先,2017版改变了Poirot在原始版本和先前版本中的普通外观。为了表达Polan的平凡外表,1974年的版本是Mary第一次与Mary见面时秘密地演唱的。 “老人在哪里,有点可笑。”在2017年版中,波洛又高又帅,乐器非凡,而且手势非常好。两者都表现出惊人的心情。第二,原来的马球,中心细腻而敏感,具有像个好老头的性格,在新版本中已成为一个简单暴力的炸药桶。 2010版通过展示Polo进入隔间的运动并整理胡须来显示他的细腻而敏感的一面,这只是解释了他在听到下一个隔间的声音后立即打开门的行为。在2017年版中,隔壁的声音影响了Poirot的休息,并且因为他充满愤怒而打开了门。在1974年的电影开始时,波罗与船坞上的船夫和其他船上的对话非常好:尽管船夫什么也没说,但,不休,但波洛总是强迫自己回答,只好在离开时叹息。暴露了他长期的不耐烦。大约20秒钟的镜头将展现中央波洛的原始英国绅士的性格。在2017年版中,波洛经常经常打断别人,并总是对不喜欢的人表示无聊。第三,原始版本和1974年版的Poirot几乎没有现场检查方法,而在2010年和2017年版本中,Poirot成为了现场调查和证据收集的大师,甚至掌握了微表情观察的技巧。与玛丽见面时,她推断出自己的导师身份和去美国的经历。她还说了几句话,马斯特曼患上了绝症。第四,波洛的原始版本和1974年,2010年的版本仅依靠严格的逻辑思维来解决难题,决不亲自逮捕犯罪嫌疑人。在2017年版中,波洛不仅在电影开始时用拐杖抓住了一个小偷,还用十几米高的脚手架抓住了试图逃脱的赫克托。这四个字符的改编使Polo的屏幕图像越来越像Holmes的Holmes版本。尽管这部电影更加生动有趣,但它失去了波洛本身的独特气质和魅力,也失去了阿加莎的小说。原始风味。

第三,每个版本的特征不同的原因

通过比较三部电影在叙事和人物塑造方面的差异,我们可以发现1974年的Lumet版是最真实的,试图还原阿加莎小说的每一个细节,但是从故事的完成中就略微分散了。 2010菲利普斯(Phillips)版在把握原版的本质上效率最高。在短短93分钟内,它不仅完全恢复了对阿加莎(Agatha)的笔的谋杀,而且突显了波洛(Poirot)丰富的内部世界。美中不足的是,一些主要人物没有足够的描述深度,他们有选择地删除了一些与案件分析有关的细节。对原始修复的忠诚度不够,但这也反映了电影改编在重建故事框架中的优势。 2017肯尼斯版对原版的适应性最强。尽管它使用原始的故事框架,但在叙事结构,角色塑造,细节设置甚至拍摄技术方面都有很多创新。这些更改的原因包括:

首先,观众在不同时代的喜好决定了导演的选择。一方面,Lumet版本之所以能够对原著进行高度还原,是因为1974年左右文学作品的读者众多,而且对原著的痴迷也使人们难以接受。电影对原著的巨大改编。如果电影的改编不忠实于原著,则很难获得如此大的观众认可。另一方面,对原始思想的忠诚不仅是读者和观众的思维方式,也是当时大多数电影创作者的创造性思维。作者和需求者都要求影片具有很高的复制度,因此1974《东方快车谋杀案》是原版的最佳版本。 2010年,文学在社会上的影响力不如1970年代,并且观众的原创派对数量大大减少。同时,更多的观众对电影的故事和完成有更高的要求。因此,菲利普斯(Phillips)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在一定程度上适应了故事结构和角色塑造,以迎合主流观众的观看偏好。但是这种适应不是颠覆性的,而是一种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匹配时代特征的尝试。它的力量恰到好处,不仅恢复了阿加莎侦探小说的风格,而且展现了新世纪电影的新面貌。在前两个版本成功之后,重新制作《东方快车谋杀案》的难度增加了,如何进行创新已成为创作者无法解决的问题。忠实之后必须服从,颠覆经典是冒险的。但是,肯尼斯仍然大胆地选择颠覆,在叙事技巧和角色塑造中加入了许多现代元素,这更符合当代年轻粉丝的审美观念。再举一个例子,2017年肯尼斯版(Kenneth Edition)在展示案件时使用了很多超调技术来展示机舱中的情况。这是一种从未使用过的拍摄技术。这种方法不仅能让观众获得“上帝的视角”,而且能清晰、快速地看到案件发生后的整个现场;同时,它还通过马球和医生的身体巧妙地保护受害者的身体不受受害者身体的伤口和血迹的伤害。面对,避免镜头像1974年版那样血腥,给观众带来不适,或是2010年版侦探片因“太血腥”而缺位。

二是时代观念的新观念。与1974年和2010年版本中出现过的黑人不同,所有这些黑人都是“由装甲提供动力”和“下一个人”,黑人已成为2017年版本的主角之一。在1974年和2010年版中,医生在英国白人形象中的角色在2017年版中变成了黑人。在剧中,他爱上了白人女老师,并扮演了很多戏剧角色。不得不说,这是近年来美国电影的“政治正确性”的缩影。除了上面提到的通过高架镜头避免流血场景外,2017版还以其他细节展示了现代人类护理。例如,在1974年和2010年发现谋杀案后的第一时间,许多乘客以波洛的默许赶到谋杀现场。在2017年版本中,Poirot首先阻止其他人进入场景,避免被吓到。可以说,这些改编是电影中现代概念的体现。

第三,“作者电影”的鲜明特征。英国导演肯尼斯(Kenneth)被称为莎士比亚戏剧(Shakespeare Drama),在宏伟的场景中有着他自己独特的见解。甚至那些批评电影2017年版本过多的人也不能否认新版本《东方快车谋杀案》中“火车追逐”和“最终审判”这两个场景的强大力量。此外,在审讯过程中多次使用并行编辑,解决了过去的犯罪过程,只有在机舱内才能向外翻动并展现出壮丽的积雪,追求赫克托的长镜头……反映出肯尼思典型的个人风格。

通过比较和分析,我们意识到《东方快车谋杀案》的各种电影改编作品之间的差异源于时代的烙印和导演的个人特征。尽管这部新电影已改编为原始的颠覆性作品,但改编是积极而有创意的。它不仅使观众重温阿加莎的伟大作品,而且使观众看到《东方快车谋杀案》的另一种可能性。性别。

参考

[1]赵永刚。文学语用学:文学批评理论的新趋势-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分析《东方快车谋杀案》[J]。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02): 96-101。

[2]唐浩,傅群芳。浅谈中波罗语的《东方快车谋杀案》特征[J]。湖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6,(12): 75-76。

[3]李文钊,王伟,蔡俊彦,金小涵。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叙事中的悬念[J]。杰作欣赏,2016,(12): 106-108。

[4]王玉丽。凶手知道如何打开“东方快车” [N]。文维宝,2017-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