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中国纸在美国被判倾销总结失利经验

今年3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对中国向美国出口的棉纸产品做出了最终裁定,并确定中国的棉纸在美国的销售价格低于正常价格,从而造成损害美国的相关产业。至此,在美国待了13个月之后,针对我国薄纸的反倾销调查终于以对中国纸的高额反倾销税告终。

已订购了两种纸产品进行倾销

据报道,该反倾销案始于2004年2月17日,当时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接受了美国7家纸业公司对中国棉纸和皱纹纸的反倾销调查申请。国际造纸工业联盟。 9月21日,美国商务部确定了涉及企业的棉纸产品和绉纸产品的倾销幅度,分别为9.55%和163.36%和266.83%。随后,美国商务部认为棉纸案更为复杂。将案件分为两部分,分别调查了棉纸和起皱纸。对于皱纹纸,美国商务部和ITC分别于2004年11月30日和2005年1月相继倾销。对于棉纸,美国商务部于2005年2月4日对所有涉案企业征收112.64%的反倾销税。

术语“棉纸”是指切成长度相等,宽度等于或大于0.5英寸且不超过每平方米29克的薄纸,包括卷纸,盒装纸和折叠式纸巾。 2003年,美国薄页纸进口总量为9.04亿平方米,价值2790万美元,生产企业数量为16家,远远超过皱纹纸市场。根据美国相关程序,美国海关将在7天内强制执行相关的反倾销税率。这种情况将使我的纸产品在美国市场受到重创。

企业不应受到政府资金的起诉

反倾销专家和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金岩说,该案之所以败诉,是因为有很多值得总结的经验。

企业的反应不是主要原因。据报道,深圳涉案的4家公司均未作出回应。这让一些反倾销专家感到惋惜。去年年初,深圳市政府设立了反倾销应诉专项资金,总额超过1000万元,用于资助深圳企业打跨国反倾销官司,资金比例达到10%-30%,即,深圳市涉案企业应诉专项资金可负担30%的应诉费。即使有如此优越的条件,而且政府一再提醒,相关公司仍然行动缓慢。我国其他国家涉案企业投诉较少,且涉案企业多为贸易企业,制造业企业少,这使得诉讼一开始就对我国不利。

响应公司没有抓住关键点

在本案中,中国有11家公司作出了回应,其中大部分公司没有聘请专业律师,其中9家填写了A卷,美国商务部也认定这两家主要的回应公司“在调查范围内尽量不配合调查”他们的能力”。一些业内人士表示,所有同行都将受益,而作出回应的公司数量将承受一点“自我否定”。

金燕认为,应诉公司没有抓住关键国内政治因素影响案件均大于市场因素,案件涉及美国制造商、分销商、零售商等各方利益。如果我的公司能很好地利用各方的分歧,美国商务部将权衡各方利益,找到一个平衡点。

替代国问题也是本案的焦点。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商务部让印度成为中国产品的替代品,中国产品的成本被高估。虽然中印两国经济发展水平相当,但造纸生产存在较大差异,可比性不强。选择印度作为替代国存在许多缺陷。

中国企业有两种防御方式

根据美国法律,商务部将在收到ITC最终结果后的7天内(即3月15日之前)发布反倾销税令。金燕指出,仍然有两种方法来捍卫中国企业:首先是通过商务部的行政复审和日落复审,其次是通过诉讼,即在美国法院对商务部提起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