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对外汉字教学研究描述

汉字作为外语的教学,即汉字作为外语的教学,是指针对外国人,现代汉字和外语教学方法,旨在掌握汉字使用技巧的教学活动。在对外汉语学习中,有时也称为“汉字教学”。在1960年代对外汉语教学的开拓性时期,学者们注意到了汉字在对外汉语教学中的问题。由于西方外语教学理论的影响,汉语作为一种外语在中国长期以来一直以语法和词汇为中心,对汉字的教学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研究成果较少,空白较多。直到1990年代中后期,有关“基于单词”或“基于字符”的学术讨论才激发了对向外国人教授汉字的特殊研究。可以说,外国人对汉字的研究还没有真正开始。在1990年代初期(1993年之前),研究人员已经意识到汉字的特征。对外国人的汉字教学应基于汉字本身的法律和特殊性。大多数内容主要是宏观的和一般的。从1990年代中期和后期(1994年以后)开始,学术界对外国人汉字教学进行了空前的研究。关于汉字的本体,汉字的教学方法,教材的安排以及汉字的习得,一直进行着无休止的讨论。对外国人汉字教学的研究趋于微观,专业化和具体化,这极大地促进了对外国人汉字的教学。学术理论的发展。根据对1990年代中期以来的核心期刊论文的分析,对外国人的汉字教学主要涉及三个方面:(1)从讲师的角度,包括教什么和怎么教,即,汉字教学研究; (2)从学习者的角度出发,包括汉字识别的研究和汉字错误的划分。分析,即汉字习得研究; (3)教材编写研究。

一,汉字教学研究

汉字和汉字的教学是作为外语的汉语元素教学的一部分。汉字教学研究分为两个部分:教什么和教什么。

1.教什么

“教什么”是指教学内容是现代汉字,分析现代汉字的字形结构,分析汉字的组成部分,汉字的笔划和笔划顺序。汉字教学的基本目的是弄清现代汉字的形状,声音和含义,以帮助学生阅读汉字,写汉字,学习汉语并掌握汉语书面语言。

2.怎么教

“如何教”包括教学概念,汉字本体论和教学方法。

(1)教学理念。在中文作为外语领域有两大争议。第一个是“语言”和“文学”是第一位的,第二个是汉字教学单位应该遵循“单词标准”或“单词标准”。基于国外第二语言习得的理论,汉字教学是模仿英语教学的。张鹏鹏(1992)对此提出质疑,并提倡“基于单词”的教学。在1998年的首届“国际汉字与汉字教学国际研讨会”上,外国学者白来桑和柯培德强调了汉字特殊性在汉字教学中的重要性。研讨会引发了“基于单词”和“基于单词”之间的争议。专家学者开始思考如何解决汉字问题,以改变汉字滞后的状况。国内大多数研究人员,例如张鹏鹏,刘会,徐同裕和潘文国,都肯定了“基于单词”教学的积极作用。 “基于单词”的概念促进了用于教学目的的汉字本体的分析和研究。

(2)汉字本体与教学方法研究。基于汉字的特点,对汉字的本体和教学方法进行研究。它基于笔画,部分,结构和文化等汉字的发展规律,总结了外国人学习最有效的教学方法。其中,在汉字教学的本体研究中,汉字及其含义的研究占了很大一部分。对汉字字形的具体研究反映在对汉字笔划,部首和成分的深入研究中。笔画和笔顺顺序教学的重点是中文初学者的笔画数目对汉字的影响。对现代汉字意义的研究主要集中于对声音和意义的意义的研究以及对悖论意义的作用的研究。这两个方面也是汉字教学的重点。例如,姜欣(2003)和李莉(2013)。

对汉字字形和涵义的专门研究促进了外国汉字教学方法的发展。目前,汉字教学已形成笔画教学法,成分教学法,形声词教学法,词源理论教学法,词族理论教学法和文化教学法。笔画教学法,成分教学法和形声词教学法是中国传统素养在汉字教学中的新应用,重点是汉字的读写。词源理论教学法和词族理论教学法是基于汉字的演变和基于六本书理论的创新,重点是对汉字的历史和深层含义的理解。近三十年来,在汉字教学中对汉字本体和教学方法的研究认为,我们应该尊重汉字的特点和规律,尊重词源和造词原理,并适当考虑汉字的现状。事实证明,这种科学认识在教学实践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是,对单词含义的研究相对较少,字形和单词含义之间是脱节的。

二,汉字习得研究

受西方第二语言习得理论的影响,中国的外语教学研究还引入了认知心理学和偏见分析理论,立足于学习者的视野,并根据他们的学习心理和学习成果来反映汉字教学。在认知方面,主要通过对汉字认知规则的研究,汉字习得与心理机制密切相关。用心理学原理解释其获取和发展过程是这种研究的特征。王碧霞,李宁,向国胜,徐业静(1994)提出,扫盲过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探索期,过渡期和适应期。总结了中国学生记忆汉字的心理过程和特点,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了学生的识字困难。指出缺乏汉字教学的原因。史定国和万业新(1998)对汉字教学中的中国学生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调查,证实了汉语学习态度与母语文化背景之间的关系,并确认了汉语学习能力与母语的关系。中文综合知识水平。 2000年以后,汉字研究与认知心理学相结合的研究有所增加。万业新(2003)指出,对汉字认知规则的探索应该是一个全面的研究。为了使汉字教学受益,有必要将汉字研究与汉字认知规律的探索相结合。崔永华(2008)指出,从教育学,心理学,小学汉语教学等学科中学习可以进入对外汉语教学的新领域。

在分析汉字错误时,研究人员通过收集大量外国学生撰写的材料来调查和分析学生学习汉字的实际结果。范可玉(1993)将外国学生在写汉字时的错误归纳为八类。指出汉字字形的分析是研究的最紧迫任务。汉字教学首先要注意单个字符和部分的教学,同时要充分注意写作练习。史正宇(1999)和(2000)详细讨论了国际学生扫盲的中介地位。高立群(2001)基于中介语的语料数据,对留学生在发音规则和不规则语音中的错误进行了比较和分析。结果表明,留学生在留声机的认知处理中主要依靠字形。肖玉强(2002)从成分变化,增加和损失,变形和位移的角度探讨了外语生成系统的汉字偏向。它比较了古代和现代汉族人的汉字书写,并揭示了人类常见的认知心理。 2005年以后,汉字偏误分析呈现出分阶段,国有化和专题化的趋势。学习者在书写汉字时犯的错误反映了不同语言的书写习惯的差异,另一方面反映了汉字的特征。无论是暂时性错误还是永久性错误,它都有助于我们思考汉字。

三,教材准备研究

教科书是教学的基本基础。教材的编制和建设水平直接关系到课堂教学的质量。对外汉语教学领域一直高度重视教科书编写实践的理论总结。肖锡强(1994)认为,为了编写相对独立的汉字教科书,其编纂原则是将汉字的一般知识(例如笔画,笔顺顺序,结构和边线)与汉字知识相结合。如水平和垂直,密集和对称,突出了主笔画,并重点放在了后者上。李向平(2011)对43种汉字教学进行了调查,发现现有汉字教科书主要针对来华留学的主要汉语学习者,普遍性强,针对性弱。汉字知识点的选择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无序性和随机性。有必要加强针对性和创新性的研究并编制指导方针。同时,要加强对教材现代化的研究,开发针对不同国家,不同层次,不同教学目的的具有浓厚兴趣的汉字多媒体教材。然而,孔立华(2014)在先前对教科书编写的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了意义聚类的思想,将具有语义相关意义的汉字集合称为“字段”,为外国人建立了基于字段的汉字库。教学,并编写外地汉字现场教材。总体而言,编制外国人汉字教材的原则是将汉字的特点和规律,学习者的汉字认知规律和汉字教学规律有机地结合起来。注重从词到词,从词到句的内容,使汉字学习与词句学习有机结合。汉字教科书写作水平的提高与汉字本体论研究的进展和学习者的认知心理学研究密不可分。在过去的30年中,汉字教材种类繁多,涵盖了汉字教学的初级,中级和高级阶段。尽管仍然存在缺陷,但它们在改善对外国汉字的教学中起到了有益的作用。

IV。发明内容

从1950年代至今,中国的汉字教学经历了60多年的发展。在汉字教学研究,汉字习得研究和教科书写作研究中,逐渐形成了较为系统的理论框架,极大地丰富了汉语作为外语的理论基础。尽管研究的某些方面仍然需要深入和详细,但它们为当前和将来的教学实践和研究提供了明确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