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言外语境对肖邦创作的影响探析

摘要:《觉醒》是美国女作家凯特肖邦(Kate Chopin)的有影响力的作品。小说描述了一个已婚妇女,她敢于突破古老的道德观念,寻求自我和自由,并抵制父权制社会。 1899年出版后,遭到批评家的一致谴责。但是,其外语环境的变化促使它成为1960年代和1970年代美国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本文从时空的角度探讨了语言和外语语境对肖邦小说创作的影响,并以《觉醒》为例进行了详细分析。

关键字:《觉醒》;外语环境;道德与道德;女性主义;

摘要:《觉醒》是美国女作家凯特肖邦(Kate Chopin)的有影响力的作品之一,描绘了一个已婚妇女,她勇于突破古老的道德原则,并在男性主导的社会中寻求自我认同和自由。 1899年出版,受到了很多批评。但是,当1960年代和1970年代发生语言外语境的变化时,它成为美国文学中的经典之一。本文从时间和空间的角度,基于《觉醒》的详细案例研究,着眼于语言外语境对肖邦作品的影响。

关键字:觉醒;语言外语境道德原则女性主义;

0简介

《觉醒》出版后,19世纪末的美国文学世界就像雷暴一样,受到了不同的赞扬和批评。一般而言,他们大多数都谴责评论。肖邦的作品在当时的美国社会受到如此良好的对待的原因是,大多数评论家认为这本小说与道德和道德背道而驰。已婚妇女婚外情恶劣,最终放弃了丈夫和家人,这与当时妇女的传统价值观不符。

直到1960年代和1970年代,挪威学者Pierre Seyerstead才重新审查肖邦的作品,《觉醒》成为女权主义作品的经典作品。许多学者从女权主义,象征主义,生态主义和道德伦理的角度对这项工作进行了研究,并给予了高度评价。

文学评论家对《觉醒》态度的改变不是语言本身含义的改变,而是作品外部环境的巨大改变。这种外部变化实际上是作品语言环境的变化。

“上下文”是语言名词。顾名思义,这是语言形成的综合环境。《符号学词典》将“上下文”定义为“存在含义的任何特定单元之前或之后的文本。它可以是清晰,隐藏或情境的。这表明上下文不仅指单词,单词,句子所处的环境” ,段落和上下文语义不仅出现在文本中,而且出现在语言的所有外部因素中,只要影响语言生成的所有环境因素都称为“上下文”,从这个角度来看,“上下文”可以分为“语际语境”和“外语语境”,作者的社会环境,教育水平和写作目的均属于语言语境和外语语境范畴,文本不可避免地由多种语境因素的相互作用而产生。换句话说,话语分析不能独立于语境而存在,文本受语境影响和限制,文学作品被时代烙印。我们必须分析其写作的语境,尤其是语言和外语语境,这对文学话语的形成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因此,本文将运用语境理论从时间和空间的角度分析语言和外语语境对肖邦创作的影响,并以《觉醒》为例进行详细讨论。

1个上下文

语境是语言学的一个术语,是德国语言学家韦格纳于1885年提出的。他指出,只有通过人们的实际使用和表达,才能产生话语的真实含义和功能,才能明确指出话语的对象。并且该语言的特定含义只能基于特定的不同语言环境。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清楚地定义。 [1]

1923年,语言学家Malinowski重新审视了情境问题,并将情境分为两部分,一个是“情境”,另一个是“文化情境”。 (文化背景)。

马林诺夫斯基认为,语境是指语言本身的结构,语境关系,即语言的微观特征。文化语境是指语言产生的综合环境,交流的各方甚至都有自己的全部文化因素,即语言的外在特征。

1950年,英国语言学家福斯以马林诺夫斯基的思想为基础,更全面地解释了语言与其社会背景之间的关系,指出语言活动是一种社会行为,对语言的理解并不是开放的。活动并创造出“情境理论”。他将“语境”分为“语言语境”和“语言语境”,这与马林诺夫斯基的“情境语境”和“文化语境”相对应。

后来,伦敦语言学家,例如Halliday和Heems在先前的研究基础上,对语境理论进行了广泛的研究。 Halliday从语言(语音,语言和语言学)的角度探讨了社会结构和语义系统,定义了语言的社会语境,并更清晰地解释了语境语境与文化语境之间的关系。美国语言学家海姆斯(Heims)在《语言与社会情景相互作用的例子》中阐述了语境的八个组成部分,并进一步发展了语境理论。 [2]

通过以上学者对“语境”的研究,不难发现,尽管语境的构成要素是无所不包的,但它们基本上可以概括为两个方面:内部和外部。 “语言内语境”是指所有语言的内部特征,包括语言的形式和内容,单词和句子以及语境关联。 “额外语言环境”是指语言之外影响语言内部形式的所有因素。作者的社会,历史和文化以及所有社会和文化背景。

2时间上下文

《觉醒》这本小说于19世纪末在美国出版,当时美国社会对肖邦的创作产生了巨大影响,以下将探讨语言外语境如何影响肖邦的作品。

2.1男性社会的道德观

肖邦创作《觉醒》的时间和外部语言是在1890年代后期。当时,父权制仍然是社会的主流制度。在男人眼中,道德和道德观仍然主导着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小说《觉醒》展现了当时美国女性的觉醒意识,与父权制社会的对抗对传统伦理产生了影响。

在当时的美国社会中,男人对女人的期望仍然主要是贤惠的家庭主妇。作为男人的“财产”,女人不必外出工作。仅仅沉浸在家庭中是女性的理想状态。女人需要爱自己的孩子,忠于丈夫,并像天使一样守护整个家庭。《觉醒》中的埃德娜(Edna)与传统女性截然不同。她坚持追求自己并寻求实现自己的价值。她进入社会并在人群中变得异质。她爱自己的孩子,但她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孩子而迷失自己。她希望得到一个平等而真诚的恋人,但现实中的婚姻使她感到失望,因此她离开了家,独自一人谋生,并结识了罗伯特。

埃德娜(Edna)的这些“异常”行为在当时还不为社会所接受。肖邦创造了这样的女性形象,并通过情节的提升,一步一步显示出女性的困惑和逐渐唤醒自我思维和性意识的过程。显然,这部小说的主题与当时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极为矛盾,特别是在伦理学上。这也是在本书出版后作出许多谴责的原因。

在19世纪后期的美国文学评论家中,第一个标准是伦理。作品的道德和道德观是不正确的。无论文本多么出色,都会受到严厉批评。在《觉醒》出版之前,肖邦已经是一位著名的当地作家,并且他的作品广受欢迎。但是,《觉醒》不仅没有继续写出精彩的作品,而且还批评该作品是“有毒的”,甚至是色情小说。这导致了肖邦的后来作品很难出版的事实,五年后他去世了。

《觉醒》它是在这样的语言环境中创建的肖邦。出版后,他几乎处于相同的语言环境,接受文学评论家的评论。很容易得出结论,无论是埃德娜(Edna)在《觉醒》的行为还是该小说的出版,都可以预见,这将在当时的外语语境中受到谴责。

2.2女权运动在男性主导的社会中的发展

在父权制社会的幻想中,肖邦可以创造《觉醒》及其必然性。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在美国社会中大力开展了女权运动。越来越多的“新女性”出现并开始展现女性的力量。随着美国社会逐渐转变为工业化和城市化,女性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也在逐渐变化。越来越多的妇女正在接受教育并进入工作场所。他们的权利意识和政治参与意识也在迅速变化。改善,自觉争取自己的权利并抵制父权制。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候选人维多利亚伍德赫尔(Victoria Woodhur)公开提出了“爱情自由”的概念,即妇女有权自由选择婚姻,离婚和生育的权利。 [3]

小说《觉醒》是用这种外语创作和出版的。尽管它遭到了猛烈的批评,但有完全相反的评论。《圣路易斯明镜报》据说“出于纯粹的软弱,人们不得不向众神寻求帮助,而不是死亡,也不想看到丑陋,残酷,可憎的欲望怪物像老虎一样缓慢地醒来。这就是在同一年晚些时候,《圣路易斯邮报》称赞小说“让圣路易斯的一位女士出现在文学界。” [4]

这表明,尽管当时的美国社会仍然是一个由父权制统治的社会,但有些人的意识开始发生变化。有人知道肖邦的小说是前瞻性的,其中之一就是女性追求平等权利的背景。文学艺术的体现。

3空间语境

凯特肖邦(Kate Chopin)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父亲去世后,她由母亲抚养长大。与奥斯卡肖邦结婚后,他定居在新奥尔良。凯特一生吸收了许多写作材料,包括当地习俗和人们之间的语言特征。这些是她语言以外的语言。因此,她的大部分作品都基于路易斯安那的克里奥尔人,并且包含更多克里奥尔人的文化特征。《觉醒》当然,也不例外。

3.1新奥尔良

《觉醒》的空间上下文是新奥尔良。 19世纪末,新奥尔良是一个新旧思想碰撞的城市。当时,城市地区正在发生大规模的城市化。新城区建造了高层建筑和一些行政机构,而旧城区则保留了许多法国建筑。因此,该城市分为“法国区”和“美国区”。法国区的大多数人会讲法语,尊重法国人的生活,并且仍然在欧洲传统道德规范和文化历史中占上风。

在小说中,埃德娜的丈夫彭德丽(Peng Delie)是法国人的后裔,他在外面做生意,家庭经济条件充裕。整个家庭都受到传统父权制概念的影响。彭德丽不在家,很少陪伴埃德娜,埃德娜没有工作,作为家庭主妇只能在家照顾孩子,丈夫与她的沟通很少。这种家庭模式在当时的新奥尔良老城区非常普遍。阿德娜(Adena)的朋友阿黛尔(Adele)是肖邦(Chopin)所写的典型的传统女性形象。她爱她的孩子,也爱她的丈夫。一切都是面向家庭的。

埃德娜的觉醒也是一步步的,从丈夫对她的批评开始,她意识到夫妻之间这种不平等的关系使她感到非常沮丧和克制。这也为她未来与罗伯特的恋爱关系奠定了基础,她结识并渴望平等。她的觉醒意识逐渐受到这样一个具有新想法的男人的启发。当她再次与丈夫吵架时,她没有哭泣也没有沉默,而是选择离开并开始寻找自己,整日躺在自己喜欢的工作室里。在罗伯特的劝说下,她试图一次又一次地在海里游泳,释放自己,发现自己在海里。

埃德娜(Edna)的丈夫没有详细介绍妻子的变化,而是指责她表现不佳,没有达到夫妻标准。可以看出,代表男性沙文主义的传统社会价值观是根深蒂固的。

3.2克里奥尔文化

克里奥尔人是在路易斯安那州殖民地出生的第二代移民,他们在新奥尔良开埠后便与欧洲大陆的第一批移民不同。其中包括法国和西班牙的后裔。他们结合了法语,西班牙语和非洲普通话,组成了克里奥尔语。

肖邦的母亲是法国血统和克里奥尔人。肖邦在克里奥尔文化中长大,并与克里奥尔结婚。她对克里奥尔语文化非常熟悉,克里奥尔语的这些外语环境对她的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因此她的作品大多以新奥尔良为基础,并且单词充满克里奥尔语。所描述的社会习俗和生活方式也是克里奥尔文化所独有的。《觉醒》中的主要字符也是克里奥尔语。彭德里克,阿黛尔和罗伯特都是克里奥尔人。

克里奥尔人是移民的后裔。他们的前任曾经领导过西美洲的独立运动。他们将独立精神刻入了文化内涵。但是,当时,男性沙文主义在美国社会盛行,女性的独立精神未被接受。双重标准使埃德娜的自我追求之路极为困难。这不仅是埃德娜的个人矛盾,也是当时美国社会的矛盾,也是对克里奥尔文化的影响。

当肖邦写《觉醒》时,这种外语环境也影响了她,她必须经历这种矛盾。在这样的矛盾中,她找不到埃德娜的更好出路。她只能通过死去做出明确的决定。当时,这是Edna和Chopin在语言环境中的局限性。

4结论

通过以上分析,不难看出肖邦的美国背景和自己的生活经历对她的创作有很大影响《觉醒》。该小说出版后,评论家一致谴责该小说,随后它成为美国文学中女性主义的经典作品。这种起伏也与其外语环境息息相关。在不同语言和外语环境下的作品将得出不同的结论。小说首次出版时,恰好符合美国父权制下公众普遍遵循的严格的道德和道德标准。这样的“反常”书自然是成千上万的人引用的。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当社会发展到一个更加开放和包容的阶段时,这本书自然成为具有先进意识的经典著作。同样不可避免的是,外语情况发生了变化,社会观念发生了变化,道德和道德标准也发生了变化。重新评估后,《觉醒》在文学史上有了新的位置。

参考文献:

[1] Akman,Varol。将情境作为一种社会构想进行重新思考[J]。实用英语杂志,2000.PP743-759。

[2]胡相奇。语境理论研究述评[D]。安徽大学,2012,4: P5-10。

[3]伍德海(Victoria C.)和真理使你自由:关于社会自由原则的演讲[G] //卡彭特(Cari M.)维多利亚伍德海(Victoria Woodhull)的选集:选举权,自由爱情和优生学。内布拉斯加州:内布拉斯加大学出版社,2010年: P51-66。

[4] 360百科全书。觉醒-凯特肖邦的小说。

[5]凯特肖邦国际协会。凯特肖邦:觉醒。 10。

[6]李彦伟。《觉醒》美国社会风貌与权利的关系[J]。长治大学学报,2017(8): P3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