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上海回收利用废玻璃污染源浴火重生

玻璃是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物品。但是,碎玻璃和废玻璃产品会成为环境污染物,一旦它们随地乱扔,就很难处理。大量废玻璃淹没了城市的垃圾场,并赢得了闪光的色彩。污染的恶名。

过去,上海的废玻璃处理一直在“玻璃圆收集运到其他省市加工FRP等产品并运回上海的消费消耗中”,这不仅消耗大量的劳动力,还容易造成二次二次污染。如今,记者很高兴地发现这个奇怪的圆圈已被打破,从废旧的正方形到真正的“现代自行车之歌”,大量的废玻璃走上了一条更顺畅的回收轨道。

玻璃:回收率只有30%

统计数据显示,上海每年消耗玻璃超过20万吨,其中约四分之三约为15万吨。它是各种瓶子,主要是瓶子,汽水瓶等,还有少量的瓶子。 30年前,上海曾经有一个庞大的网络,可以回收这些旧瓶和碎玻璃,将它们放进炉子,然后再燃烧成玻璃制品。后来,该网络被“破坏”,大量废玻璃掉入“闪蒸污染”,并被送至废料场。

在传统线性理论的控制下,玻璃是一个“大资源消费者”。每吨生产的玻璃消耗各种原材料约1.1吨,其中石英砂800公斤,烧碱130公斤,石灰石等量。加上大约140升重油或其他同等能源。为了冶炼有色玻璃,必须加入一些特殊物质。这些原材料大多是不可再生的矿产资源。因此,为了节约原材料、能源、降低生产成本,人们经常选择“石英玻璃废玻璃代石英玻璃”的回收模式。但令人遗憾的是,在瑞士、德国、日本等国外,废玻璃回收率已达80%以上,世界平均水平接近50%。然而,中国的废玻璃回收率长期徘徊在25%到30%之间,即使是像上海这样的经济中心城市也不例外。

旧日:更难回收

为什么玻璃的回收率这么低,有两个实际原因,使这个好事相当“难”。

首先,废玻璃又重又有棱角,很难收集和运输。其次,一般日用玻璃分为透明色、棕色和绿色三种颜色,分别含有各种微量添加剂。要回收利用,必须先将废玻璃的三种颜色分类,不能混用。整合、分选难度大,增加了回收加工成本,使得一般玻璃生产厂宁愿去矿山购买、使用新原料,也不愿做回收、勾兑废玻璃的“蠢事”。

上海在玻璃回收方面做了长期而艰苦的努力。十多年前,上海轻工业玻璃有限公司成立了上海星神玻璃厂,这是上海唯一一家“吃”废玻璃的工厂。但由于未能突破上述两大难题,长期以来一直处于劳动强度高、工作效率低、规模小、效益差的困境。

今天:节省一个石英矿

上海轻工业玻璃有限公司自去年年初开始,已“三箭”齐发,首先充实和完善了下属“上海绿色家居废玻璃回收管理公司”的回收网络。使废玻璃年回收量增加到15万吨以上。同时,对“兴盛玻璃厂”进行了重大改造,成立了新的“上海兴盛玻璃公司”。公司投资近1000万元引进奥地利先进的自动控制分选玻璃流水线,对每年的废玻璃进行处理。产能跃升到15万吨,分选精度也提高到95%以上,完全可以满足废玻璃高值利用的要求。第三,“申航”工厂与毗邻的上海奥联玻璃公司联手,使其“生产”15万吨优质废玻璃微丸,全部供应给中国最大的玻璃容器制造商。石英矿石被混合并用于制造各种瓶子、果汁瓶、瓶子和药瓶。

三支“箭”射出后,上海市废玻璃回收利用大大提高,综合利用价值大大提高:“申航”工厂的外观与“应用”完全不同,工人的劳动强度大大降低。收入有了很大提高,这家工厂去年也首次盈利。“澳联”之所以改变“食谱”,仅仅是因为它每年减少了数千万元人民币的直接成本,而且有足够的资本为之奋斗。荣获“上海市清洁生产企业”称号,大大降低了城市玻璃瓶的原材料消耗和污染排放。据“绿色产业促进会”专家测算,这15万吨废玻璃是用来代替石英砂的。这相当于为子孙保留了一个小石英矿,使铁路能布置不到200个重载货柱,并能节省数千吨烧碱和上千万千瓦的电力!

在沈兴玻璃厂现场,记者完全看到了废玻璃现代回收的全过程:装满几艘大船的废玻璃由码头卸下,送到传送带,进入工厂区。经过清洁和粗磨后,它进入了自动分区。接水线;在照相机的监视下,自动分离出每种颜色的玻璃,并清除塑料瓶盖,广告贴纸和其他杂质;采摘后的透明,棕色和绿色玻璃被粉碎成细颗粒,就像纯石英砂一样,打入仓库。重装到澳大利亚联合玻璃公司,装入熔炉,装入漂亮的新瓶,完成了真正的“浴火重生”。

记者须知

废玻璃回收的三个启示

从废玻璃的头痛到可以节省数千吨苛性钠和数千万千瓦电的生产过程,这种转变证明了回收的力量。从上海散落大量废玻璃到真正的“现代循环”歌声,这一过程给我们带来了三个有益的启示:首先,它重申一句名言:“没有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其次,废物回收需要规模化影响。只有大型企业才能应用现代技术来获得收益,而循环经济是基于可持续发展的。第三,它需要强有力的领导和周密的计划。为了避免单枪匹马相互对抗的窘境,几个轮子一起转动,并建立了良性互动和多方进步的“现代循环圈”。

信息来源:中国建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