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三体I文明冲突的知识分子叙事

在距离地球4.2光年的半人马座上有三颗恒星,它们因引力相互吸引,形成了与地球不同的生存环境。地球和部落之间的文明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三体》系列的基本假设和主要线索。然而,上述设置只是《三体I》相关情节的概括和重构,而非小说叙事本身。在小说技巧中,背景是一回事,叙事是另一回事。使读者信服的场景必须由一个特定的叙述主体在微妙的叙述中表达和建构。

《三体》的叙事视角基本上来源于科学家王维,其他人的叙事和三位一体的信息也是通过王维的视角进行复述。虽然王维的主要视角是按时间发展顺序的线性叙事,但王维的复述《三体》叙事既有叶文杰的叙事,也有其他人物在不同时空的叙事,形成了单行互惠、多行(平行叙事还有过去式。另一方面,小说人物王维并不是《三体》的主角。叶文杰,三合会或三合会的精神领袖,甚至是反立体地球人代表的警察石强(大石)在导致冲突的故事中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因此,王维在《0x9A8B》中的真正角色是描述叙述者所经历和认识到的真实的(隐藏的)三体文明。从苏云文科幻文学的界定特征出发,科幻理论家对叙事时空(时空取向)的“分离”和叙述者的“认知”构成了科幻文学的“文本霸权”。三体文明的背景构成了小说的叙事性和时空性。王维所转述的三体、ETO和伟大历史是三体文明的真正叙述者,作者和理想读者社会的两个主流标准完全相反,但在认知上与科学唯物主义的因果关系是一致的。

《三体I》为什么选择王薇作为主要的叙事(报告)视角?这是一个“文本形式”问题和一个“社会分析”问题。两者的结合构成了科幻小说的基本“阅读契约”,即科幻小说的认知合理性和可信性。简而言之,王维被选为主要的叙事视角,以使读者认识到三体文明的真实性。王伟的三个最基本特征是:中国男人;科学家们;知识分子。一方面,在《三体》的王璇叙述中,贯穿了三个视角。另一方面,随着情节的发展和矛盾的加深,三种观点之间的关系和地位不断发展变化。这三个观点也构成了刘次新理想读者的基本特征。

在《三体》的开头,当听说超自然/科学现象的发生时,王伟的第一反应就是捍卫科学界的敬业精神和知识分子的奉献精神。他鄙视警察历史的粗俗,不尊重科学。然而,当他得知自己的秘密目标物理学家杨冬与“科学边界”组织自杀身亡时,他决定在伟大历史的嘲笑的刺激下加入“科学边界”。为了求真相。在电影中亲自遇到“倒数”的超自然现象之后,这位科学家寻求真理的精神使他陷入了精神危机,但他仍然试图找到“倒数”阴谋制造者。

在开幕阶段,王伟的三种观点基本是平衡的。当然,科学家是他的主要身份/观点。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王伟从“科学边界”组织获得并登陆了《三体》电脑游戏。在这个表面简单但信息丰富的虚拟游戏中,王伟开始从人类的角度理解三体世界生存与毁灭之间无序交替文明的演变。在此期间,王伟遇到了杨冬的母亲和退休的天体物理学教授叶文杰。在叶文杰的叙述中,他了解到曾经是最高机密项目的红岸基地的目标实际上是在寻找并联系其他宇宙文明。《三体》游戏使王皓上瘾。叶文杰的不幸遭遇使他同情。红岸基地震惊了他,但导致他崩溃的原因是违反了物理学基本常识的宇宙闪烁。这恰恰违反了科学界所预测的物理定律。天文现象。在科学信仰崩溃的可怕时刻,王浩得到了帮助和鼓励,秘密地保护了他的伟大历史。

在《三体》游戏中,王浩参与了对科学边界真相的搜索。在这个阶段,王伟具有科学家的身份,并且更加聪明。三体文明的先进性和生存危机,地球文明的落后性和世界的丑陋性,考验了王浩的道德和理想。中国古代文明和西方现代文明都无法挽救三体世界的危机。在神秘的游戏场景中,王伟发现了三体世界中三颗恒星的基本宇宙结构,并试图通过三体运动。数学分析打破了三体世界危机。在游戏的这一阶段,Wang Hao被允许加入《三体》经验丰富的玩家,他们是社交精英的真正聚会。组织者和环保主义者潘汉(Pan Han)声称三体世界是真实的,并询问三体文明是否已进入人类世界,玩家对此持何态度?其他与会者欢迎三体机的到来。事实证明,《三体》旨在聚集人类文明的绝望社会精英。

在宣布了三体问题的数学原理之后,三体文明必须在宇宙中找到新的家园(第21章),精英玩家迎来了一次真正的聚会。在大众媒体中误导和暗杀科学家,妖魔化科学的幕后黑人是他们的“地球的三体组织”。口号是“消除人类暴政!世界属于三个身体!”令王浩感到震惊的是,三人组织的领导人实际上是叶文杰。在那年的红岸基地,是拼命的叶文杰将地球坐标发送到三人组。尽管三合会组织受到政府军警的压制,但三合会组织的内部发展和分化进入了全球来临,拯救和幸存者的全面渗透,这恰恰是现代人类文明是否值得完善和防御。在根本问题上,也是社会精英的王伟与背叛人类的三人反叛军拉开了距离。在人类灭绝目的的出现之后,王伟积极参与了纳米材料“飞刀”的研究,并在针对“审判日”舰的军事行动中进行了自己的研究,该舰在舰艇之间交换了情报。复临信徒和三体文明。但是,当得知攻击飞轮的“飞刀”很可能“伤害无辜者”时,王皓却有些虚弱。但是,这一行动本身使他变得虚弱并憎恨““灭”,并决定最终站在伟大历史的一边。

如果王皓不为幸存者和救世而慌乱,他对叶文杰和救世的态度就更加复杂和微妙。救援队以叶文杰为精神领袖。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对现代文明和人类道德感到失望和绝望。他们希望通过在危机中拯救三体世界,引进更先进、更先进的三体文明来拯救和规范人类文明。毫无疑问,在《三体》乃至整个三部曲中,叶文杰可能是最复杂、最难评价的。正如评论员所指出的,叶文杰是《三体》的主角。她是三体义勇军的精神领袖,是比王维更具“道德反省”和“牺牲精神”的知识分子。因此,如何理解和评价叶文杰对人的“背叛”,是[0x9a8b]“虚拟历史”的首要问题,也是理解三体与地球冲突的首要因素。

理解叶文杰的道德逻辑最关键的一句话是:“只有在人力的帮助下,人类的真正道德意识是不可能的。”人类道德的失望源于叶文杰的亲身经历和对现代(科学)文明的反思。叶文杰和救世主认为三体文明可以拯救人类,是因为她坚信科学的(以及更多的)繁荣的文明必须具有更高水平的文明和道德。因此,三体人才被地球的三体组织所崇拜,成为可以拯救世界的神。叶文杰的“科学=文明=道德”的信念逻辑《三体》最大的伦理问题:社会道德和文明水平与其科学发展水平密不可分吗?更有趣的是,叶文杰和救援党是三体文明的真实写照。理解非常有限。与三体文明联系最多的复临派领袖埃文斯坚定地控制着有关三体文明的真实信息。救援学校主导和制作的三体游戏场景是通过将三体世界中的少量信息与地球的实际情况结合在一起而创建的。目前尚不清楚它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符合三体世界的实际情况。这种虚拟现实的神奇游戏,使许多对现实社会不满意的人类精英崇拜三体文明为上帝。

在讨论了叶文杰的科学文明道德逻辑之后,现在我们可以回答为什么王皓做出了与叶文杰不同的选择。王伟和叶文杰之间最大的区别不是对“科学”和“文明”的态度,而是他们所处时代的差异。叶文杰年轻时经历了不幸的个人遭遇,她在科学事业上的追求也遭受了挫折,这使她得以巩固和扩大自己的真正痛苦,不仅放弃了对人类社会发展科学的追求,而且将人类文明视为邪恶。本身。相比之下,王皓已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纳米中心首席科学家,并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成长于一个更加和平与稳定的时代,没有文化大革命留下的“疤痕”,也没有这种文明自卑的“犹豫”情结。在科学家和知识分子的意义上,王伟理解并分享了叶文杰的基本价值观。

但是,王伟的科学能力,责任感和道德观并没有帮助他成功解决三体文明和三体组织创造的“奇迹”。 “倒数”和“宇宙背景辐射闪烁”被混淆和破坏。坚信科学的世界观的王伟在下面没有抵抗和努力。保护和帮助王浩成为下一个杨东或叶文杰是一个伟大的历史。大诗的现代生活态度使以科学为最终目标,超越信仰的王瑜深受感动与反省,使他得以探究三体问题,同时与“三体神”保持距离。悠久的历史使王浩脱离了科学思维圈,开始思考科学与文明的敌人。

《三体I》高潮是科学家王伟和警察历史共同击败了反叛人类地球三体组织,这是区分叶文杰和王伟与新一代科学家智识的关键。王伟与大石的合作具有非常深远的文化和政治意义。这不仅是科学家和群众的社会结合,而且是知识分子和国家权力与异质文明作斗争的政治桥梁。在《三体I》的结尾,王皓获得了一种新的“文化意识”:他们还意识到,技术先进的文明并不意味着拥有更高的道德标准,知识分子的思想很容易局限于少数人。道德规范和惯例,以及个人或少数群体的经历和邪恶,是整个国家乃至全人类的罪恶,因此知识分子需要与人民在文化上相互理解。更重要的是,他们还获得了新的“政治意识”:面对“先进的”和“落后的”文明冲突,“落后的文明”的真正问题不在于科学与技术之间的差距,而在于落后的文明”是否对文明的历史和传统充满信心,是否有决心和能力抵制对“先进文明”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