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中国通货膨胀预期非均衡问题讨论

一、导论及相关文献综述

在新的经济常态下,我国面临的重要宏观经济问题仍然是稳定合理的通胀水平,保持经济适度增长。然而,经济增长与稳定物价之间的短期不相容性,使得通过经典的菲利普斯曲线很难找到货币政策的临界点。通货膨胀预期变量及其非均衡理论的引入,使这一问题的研究成为一个空白。通货膨胀预期的均衡性是指公众的通货膨胀预期与实际通货膨胀的预期基本一致。国外研究表明,公共通货膨胀预期的非均衡变化是导致实际通货膨胀波动的直接原因,而通货膨胀预期陷阱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科学认识和分析当前我国通胀预期失衡的状况,正确引导和管理公众的通胀预期,克服货币政策时间的不一致性,稳定通胀是宏观调控的重中之重。

国外有很多关于通胀预期失衡的文献。凯恩斯(1936年)首先提出了期望和不确定性理论,这是期望非均衡分析的理论先驱。 Chari等。 (1998)和Christiano等。 (2000)先后提出了通货膨胀预期陷阱假设。公共通胀预期的上升迫使央行提高了实际通胀水平,最终使经济陷入了通胀预期陷阱。该理论阐明了研究通胀预期失衡的重要性和核心内容,并且可以合理地解释1960年代和1970年代美国的滞涨现象。许多文献使用理论模型来研究通货膨胀预期陷阱的多重均衡动力学及其影响因素。莫里斯等。 (2000)重新审查了多重均衡的理论基础,认为经济实体的期望与多重均衡模型一样不确定。即使不确定性很小,经济实体也将具有不确定的行为。不平衡。 Armenter(2008)提供了一些证据来支持通胀动力学假说,即美国的货币政策在1970年代陷入了预期陷阱,当时高通胀将多重均衡定义为“预期陷阱”,即货币当局将被迫私有化。部门通胀预期。 Armenter等。 (2006年)使用可控模型来研究摄像机选择下的货币政策。在解释美国低增长和高通胀的经济现象时,指出当通胀率在2%左右并超过10%时,所有模型参数都将落入马尔可夫均衡状态(即,通胀期望是不平衡的)。克里斯蒂安诺等。 (2000年)认为,预期陷阱假说有助于解释1970年代初的高通货膨胀,特别是自1973年以来,物价飞涨,但假说并未指出什么改革可以避免通货膨胀的预期。实现的上升。国外文献还分析并论证了通胀预期失衡的原因。Kydland等人的研究结果。(1977)经济政策时间不一致性研究为此提供了理论依据。Christiano等人(2000)针对上世纪70年代初出现的通胀率飙升提出了一个预期陷阱假设,即美联储被迫违背公众的通胀预期,制造高通胀,最终导致成本通胀。这种类型预计会产生不均匀性。Arseneau(2004)分析说,在新凯恩斯开放经济模型中,多个均衡状态将以预期陷阱的形式产生。Albanesi等人(2002)建立了基于货币政策弹性的多马尔可夫均衡模型,认为不平衡的通货膨胀预期是由政府货币政策的时间不一致性引起的。Armenter(2008)认为,在正常情况下,货币政策的完全灵活性意味着存在一个预期陷阱。如果通胀不可避免地导致福利损失,那么货币当局将被迫陷入确认公众高通胀预期的陷阱。在货币政策执行中,承诺福利评估的缺失不应局限于最优政策的时间一致性。即使最优货币政策是时间一致的,它也可能只是众多均衡中的一个。此外,Christiano等人(2000)认为,工人对工资增长的预期和公司对利润增长的预期也是不平衡的通货膨胀预期的驱动因素。Albanesi等人(2002)建立了一个标准的货币总体均衡模型,理论上发现总是存在预期陷阱。更有趣的是,太阳黑子也可能带来马尔可夫平衡。

西方文献提出了一些解决通货膨胀预期失衡问题的对策。Benhabib等人(2001)认为,由于多重均衡,通胀名义利率的上升将导致不稳定,未来旨在评估货币政策稳定性的研究应传递名义利率的变化。考虑了频道。basso(2009)运用微观一般均衡模型分析了政府有效的决策方法,认为委托决策方法可以解决货币政策时间不一致的问题。Bergstrom等人(2009)找到了多重均衡存在的充要条件,提出了在特定效用函数情况下求解多重均衡价格问题的有效方法。国内文献对通货膨胀预期波动特征和通货膨胀预期波动的不确定性进行了研究,为中国通货膨胀预期的理论分析奠定了基础。Lilaya(1991)指出,通胀预期是粘性的,短期内预期会出现偏差,不会出现快速变化;但长期来看,预期基本正确,不会出现系统偏差,只存在随机误差。肖正彦等。(2004)将中国人民银行居民储蓄调查的通胀预期定性数据转化为定量预期通胀率,研究了通胀预期的长期性和短期性。他们认为,总体预期不存在系统性误差,但由于长期来看,预期价格水平的认知偏差具有自相关性,带有一定的适应性预期痕迹,并不是完全理性的。全琳(1999)认为,通胀预期的不确定性对经济增长的危害大于高通胀。建议政府在制定政策时保持通胀预期稳定。

李红梅(1996)利用自回归条件异方差模型通过引入通货膨胀的不确定性来估计中国从1985年到1995年初的通货膨胀和可能的演变。人们认为,由于通货膨胀预期的波动,政府处于通货膨胀率之中。较低时,应采取措施,并应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和开放性,以减少预期不确定性的负面影响。徐亚平(2009)认为,国内经济实体是一种学习型的期望。它不仅根据一定的测量方法或经验进行学习,而且还通过信息传播相互学习。中央银行的宏观调控可用于公众期望和决策。起决定性作用。何其志等。 (2014)使用由产出缺口驱动的中国通胀动态模型作为驱动力,认为学习期望和消费者期望指数对中国的通胀影响有限,不能降低通胀惯性。另外,肖正彦等。 (2005年)在研究中国居民通胀预期的异质性时,将消费者分为五组不同的储蓄动机。通过计算每个动机组的预期通货膨胀率,发现每个组的通货膨胀期望存在。稳定的异质性。国内相关研究文献也为:徐亚平(2006,2009),陈彦斌(2010)从货币政策时间不一致的角度,对新凯恩斯主义一般动态均衡模型进行了实证分析。张伟(2009)介绍了外国通货膨胀预期陷阱的概念和自我实现机制,并研究了如何引导公众通货膨胀预期和提高货币政策的有效性。李永宁等。 (2010)研究了中国不均衡通胀预期的形成和机理。黄正新(2014)从货币政策时间不一致的角度出发,利用中国人民银行存款人调查问卷从1999年第四季度到2013年第四季度的季度数据,中国通货膨胀的形成,机制和成因期望陷阱进行了。试验实证研究。总而言之,可以发现,尽管国外对不均衡通胀预期的研究较早,但范围较窄,主要集中在分析1960年代和1970年代经济停滞期间美国的通胀预期陷阱,以及缺乏新的文献。在中国,关于通货膨胀预期和管理的研究很多,但是关于通货膨胀预期陷阱和通货膨胀预期之间不平衡的研究仍处于起步阶段。首先,通货膨胀预期和通货膨胀预期的概念不清楚,不包括差异。深入分析通货膨胀预期陷阱的宏观微观基础;第三,对于不均衡的通货膨胀预期仍然缺乏形成机制,研究方法和经验检验。因此,在对通货膨胀预期的非均衡理论模型进行分析的基础上,对中国通货膨胀预期的形成,机理和成因进行实证研究,对于理解和进一步研究中国的通货膨胀预期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理论意义。

二,变量选择与数据处理

本文主要根据实际通货膨胀率P,预期通货膨胀率Pe,输出差距Xt,通货膨胀预期偏差Et和基本模型供给的菲利普斯曲线(1)中涉及的其他变量,对基本变量的选择进行了经验分析。实际通货膨胀率基于2000年1月至2014年12月中国城市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的月平均值,并乘以每个非自然季度连续三个月的CPI月环数据。也就是说,获得了CPI的非正常的季度环比数据。预期通货膨胀率通过调查统计方法测量,时间跨度对应于中国人民银行存款人调查报告的月份,即统计年的3月-5月,6月-8月,9月-11月和12月。 2月是一年的第一至第四季度。使用差异统计法,概率法和改进概率法(分别为参数α=0.005和α=0.015)计算2000年第一季度至2014年第四季度的预期通货膨胀率。得到平均绝对误差MAE,均方误差RMSE和预期通货膨胀率的TUI,并从中间选择性能指标最小的改进概率方法2,该数据序列可以更准确地反映预期通货膨胀率及其计算结果如表1所示。因此,本文的经验分析将选择采用改进概率法2计算的预期通货膨胀率Pe4数据系列。可以通过充分利用可用资源(即潜在产出)来生产的产品。考虑到计算的重点和简便性,本文使用最常用的HP滤波方法来估计输出差距。 HP过滤方法将实际GDP分解为趋势成分和循环成分,将趋势成分定义为潜在输出,并将循环成分定义为输出缺口,并使用Eviews 5. 0计算输出缺口数据。政府政策预期变量是指计划经济增长率和计划通货膨胀率。这是分析当年政府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的主要指标。这也是当年公众通胀预期的重要依据。预期偏差是指实际通货膨胀率与同期预期通货膨胀率之间的差额。计算结果见表2。本文分别从计划经济增长率、计划通货膨胀率、实际经济增长率、国内生产总值、城镇居民固定资产投资、货币供应量、外汇储备、人民币对美元加权平均汇率和一年期贷款利率等方面进行了实证研究。2000年至2014年的所有统计数据。数据,在表6和表7中,实际通货膨胀率和预期偏差乘以同一季度的数据,并转化为成人数据,得到统一的维数。以上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数据库、万德信息金融数据库、国务院数据库《政府工作报告》历年数据。

三,实证分析

本文试图把握反映通胀预期失衡的关键变量,即一系列通胀预期偏差数据,以实证分析中国通胀预期的形成及其波动。同时,进一步探索政府政策预期变量和产出缺口。预期偏差与预期偏差之间的因果关系用于分析通胀预期中不平衡波动的原因和机制。

(1)中国的通胀预期正在形成不平衡考验

通胀预期不均衡的重要前提是证明公众是有界理性预期,公众是理性预期还是非理性预期都可以通过通胀预期的无偏检验,均值检验,自相关检验和有效性。测试分析和判断。

1.预期通货膨胀的无偏检验

实际通货膨胀率和预期通货膨胀率都是时间变量,因此在对其进行回归之前,需要对它们进行平稳性测试,以避免出现伪回归。预期通货膨胀率Pe和实际通货膨胀率P的数据序列稳定在5%置信水平。最小二乘回归可用于验证预期通货膨胀率的无偏性。 P=0。 0020 +0。6429Pe(16)(1. 1790)(2. 2665)回归结果表明,可以通过系数R2=0确定: 1092,调整后的R2=0。 0094,F统计量的值为7。1101,DW统计量值

1. 8065,等式(16)总体上很重要,但拟合度很低。另外,以C(1)=0和C(2)=1为原假设进行Wald系数检验,结果如表4所示。表4回归系数Wald检验结果统计量统计值自由度概率F统计量1.(2,58)0。3407卡方统计量2. 2 0. 3338F统计量概率值为0。3407,卡方统计量的概率值为0。3338。尽管原假设不能在5%置信水平下被拒绝,接受的可能性不高。因此,居民的预期通货膨胀率并非完全没有偏见,即有偏见。不合理的期望。

2.预期偏差的绝对值是预期偏差,即Et=P-Pe。如果居民的通货膨胀预期是合理的,则预期偏差的平均绝对值(算术平均值未抵消的情况)等于或接近0,即Et0或PtPe,否则为非理性或有限理性。因此,该指标可以正确反映通货膨胀预期偏离平均值的距离和波动范围。测试了预期偏差表2,结果显示在表5中。预期偏差的绝对值对应于显着拒绝预期偏差为0的零假设的概率。中国居民的通货膨胀预期不为零,公众对实际通货膨胀的估计有一定程度的偏差。

3.通货膨胀预期的有效性测试有效性意味着过去的预期偏差与较大的信息集正交(影响预期的宏观经济变量)。居民可以充分利用所获得的信息进行预测。建立以下等式: Et=α+βωt-4 +μt(17)表6认知偏差对宏观经济变量的回归结果变量β值可以由系数t确定统计值T统计p值的统计量实际通货膨胀率0. 8228 0. 7450 12. 0874 0. 0000国内生产总值-0. 0011 0. 0008-0. 1977 0. 8441城市固定资产投资完成-0. 0019 0. 0026 0. 3594 0. 7208货币和准货币0. 0498 0. 0079 0. 6295 0. 5319外汇储备0. 0002 0. 0138 0. 8365 0. 4068人民币对美元的加权平均汇率0. 3892 0. 1326 2. 7651 0。 0080一年期贷款利率-0 5057 0. 1285-2. 7149 0. 0091居民可用于通胀预期的一组相关信息变量为ωt-4,包括实际通胀率,国内生产总值,城镇居民固定资产投资完成,货币供应量,外汇储备,人民币加权平均汇率t美元利率和一年期贷款利率等。除一年期贷款利率外,所有其他变量均为增长率数据。考虑到多重共线性问题,本文逐一返回到各个变量。如果变量的系数β不是明显为0,则表明该变量将影响预期偏差,即公共通胀预期信息集不期望该变量,这是无效的;如果某个变量的系数β显着,则值为0表示已预期该变量,而不会影响预期偏差,表示该变量有效。线性回归结果如表6所示。可以看出,实际通货膨胀率,人民币对美元的加权平均汇率以及一年期贷款利率回归方程均较高, t统计概率值显着小于0.05,这些变量的系数β显着不为0,表明公众受各种主观和客观因素的影响,获取和处理信息的能力受到限制。进一步指出,居民的通货膨胀预期基本上属于有限的理性预期,这符合通货膨胀预期不均衡形成的前提。理性期望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期望偏差中不存在自相关。序列自相关检验的结果表明,期望偏差的二阶Q统计量的概率显着小于0.05,即存在显着的自相关,这也表明人们的期望是不合理的。综上所述,中国居民对通货膨胀的期望并非没有偏见,对实际通货膨胀的期望会受到一定程度的误判和偏见。预期偏差的绝对平均值不为零,并且预期通货膨胀值长时间围绕实际通货膨胀值波动。预期偏差存在一阶自相关和无效性,表明中国居民在估计未来通货膨胀时经常会犯错误,但错误持续时间不长,可以及时纠正,这表明公众对通货膨胀的期望通常是有限理性。适应性期望。该测试全面证明了中国通胀预期的不均衡形成及其波动的客观现实。

(二)中国通胀预期失衡波动分析

1.通货膨胀预期的不平衡波动特征

根据以上数据,绘制图1并进行分析,居民通胀预期的不平衡波动主要具有以下特征:首先,预计2000年第一季度至2014年第四季度的60个样本中只有9个。偏差值大约为0,仅是样本的15%,预期偏差样本值的85%不是零或明显不为零。这也表明通货膨胀预期的不平衡状态在中国是正常状态。其次,预计通货膨胀的波动将落后于实际通货膨胀值。两者的波动方向基本相同,但不相等。预计通货膨胀率将与实际通货膨胀率紧密波动。居民可以根据客观经济状况及时调整通胀预期。是一种非理性的适应性通胀预期。第三,预期的偏差在2003年第三季度达到最大的正波动率,这可能是由于当时农产品价格上涨导致的结构性通货膨胀而引起的,但居民未能预测到这种增加。在2008年第三季度,最大的负波动是由于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第四,自2012年第一季度以来,通货膨胀预期偏差,实际通货膨胀率和预期通货膨胀率已逐渐收窄,这表明中国管理通货膨胀预期的货币政策近年来取得了初步成果。

2.通货膨胀预期陷阱(区域)

通货膨胀预期陷阱是通货膨胀预期波动不平衡的一种特殊表现。这是指一种经济现象,即当公共通胀预期超过实际通胀时,央行将被迫采取扩张性货币政策并导致通胀加剧。根据以上分析,如果实际通货膨胀率继续大于零,并且通货膨胀预期偏差,即实际通货膨胀率和预期通货膨胀率都在上升,但实际通货膨胀率继续上升小于预期通货膨胀率,这是在此时定义的。通货膨胀预期落入“通货膨胀预期陷阱区”。从表2和图1可以看出,连续2004年第三季度到2005年第二季度连续四个季度的:分析,连续第二个季度2011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分析都是连续通胀预期陷阱区域。从2005年第4季度到2006年第2季度,从2013年第4季度到2014年第4季度的间歇3是间歇性通胀预期陷阱区域。进一步的分析发现,在四个通胀预期陷阱出现之前,存在1-2个通胀预期偏差,例如2004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2004年第三季度,2011年第二季度以及2013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 25美分硬币。在这段时间里,公众的通货膨胀预期通常低于实际通货膨胀,这可能是由于货币当局未能实现先前承诺的通货膨胀目标,这表明货币政策的时间不一致在一定程度上是现实的。在中国。

四,结论与政策建议

本文使用2000年至2014年的统计数据对通货膨胀的预期偏差进行实证分析,这反映了中国通货膨胀预期的不平衡。结果表明,首先,公众的通货膨胀预期通常是有界的理性适应预期。通货膨胀预期的不均衡形成和波动具有实际意义。第二,通货膨胀预期的不平衡波动具有正常性,适应性和波动性逐步收窄的特征。第三,在2004-2005年和2011年,有两个连续的通胀预期陷阱区域。在2005-2006年和2013-2014年,存在两个间歇性通胀预期领域。中国货币政策的时间不一致具有一定程度的客观现实。第四,政府的货币政策预期目标变量将对预期偏差产生重大影响。货币政策预期管理目标已成为指导居民通胀预期的主要原因,导致中国通胀预期波动不平衡。基于以上结论,建议货币当局提高货币政策的透明度,稳定公众的通胀预期。中央银行应根据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及时向公众提供有关货币政策和经营意图的信息,并“锚定”公众的通胀预期。应建立专门的抽样调查统计和监测系统,针对不同人群设计调查表,并及时进行分析和披露,以提高和加强对通货膨胀和通货膨胀预期的跟踪和预测能力。预防和控制通货膨胀预期陷阱取决于通货膨胀目标体系的实施和政府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以克服货币政策时间的矛盾,有意识地维护和提高货币政策的公信力。中央银行还可以实施定期的货币政策,并保持固定的货币供应量增长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