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中美铜版纸双反案谁是真赢家

中美“双反”第一案铜版纸案已经结束,但中美之间围绕“反补贴”的博弈才刚刚开始,2008年的对抗将更加激烈。 p>

被视为美国对中国制裁的“双重反对”制裁的第一起附带条件的诉讼,随着美国态度的突然转变而大大结束。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最终裁定,美国商务部对中国铜版纸公司的反倾销和反补贴制裁被取消。铜版纸诉讼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被认为是中美贸易摩擦之间最激烈的冲突地区。重要原因之一是铜版纸是美国对中国实施反补贴制裁的第一种商品。

铜版纸“双反”案打动中美经贸关系

2007年10月18日,美国商务部宣布了针对中国铜版纸的反倾销和反补贴案的最终结果,并决定对中国铜版纸的生产商和出口商征收21.12%-99.65%的反倾销税, 7.40%至44.25%的反补贴税远高于对印度尼西亚和韩国的生产者征收的税率。这项最终裁决的结果是,美国商务部将通知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暂停进口铜版纸,以便收取按最终税率确定的按金或反补贴和反倾销合并税。根据《美国贸易法》,美国商务部的最终决定要求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对2007年11月20日是否发生任何工业损害作出积极裁决。

早在2007年3月,美国商务部就做出了初步反倾销裁定,以裁定中国公司具有低成本倾销行为。同时,在反补贴领域,美国国际贸易法庭裁定美国可以对中国制造商实施反补贴制裁。随后,美国商务部及时作出了初步裁定,并将对中国实施反补贴法。此前,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在2006年12月作出的初步裁决还确定,中国铜版纸损害了美国公司的利益。结果,中国产品受到“双重反对”的制裁,只有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决定采取措施。

美国在铜版纸问题上已加了刀,这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特别是征收反补贴税。这也被认为是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重大变化,因为美国官员23年以来一直在说实行非市场经济体是不可能的。美国商务部长古铁雷斯(Gutierrez)的解释是,中国经济与以往不同。现在是时候使用贸易调整措施,例如对中国征税。对产品施加反补贴,这在国际贸易壁垒中被称为“双重征税”。用一位美国资深媒体人士的话来说,这是非常不公平的做法。

就铜版纸而言,就反倾销而言,美国将中国视为非市场经济体。因此,它不考虑中国的实际生产成本,而是做出对美国公司有利的判断。在反补贴的情况下,实际上中国已充当市场经济国家对中国实施新制裁。此外,随着美国大门的打开,将会有源源不断的针对中国的“双反”措施。继涂布纸之后,美国对六种中国产品进行了“双反”调查,即圆形钢管,矩形钢管,复合编织袋,备用轮胎,未加工的橡胶磁性纸和轻质热敏纸。

商务部公平贸易局局长李玲认为,在很多情况下,美国往往心事重重,误解了中国的相关产业政策和金融政策,甚至知道原因是站不住脚的。空洞地调查并等待您进行自我歧视,“如果不进行斗争,您不仅会徒劳无功,而且会被视为胆小。”实际上,中国也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 2007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下令将含进口纸浆的纸张的出口完全用于多种材料,以恢复增值税退税。 9月,中国政府诉诸WTO实施“双反”制裁。自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这是中国首次在该组织中单独起诉美国。

戏剧性的是,就中美铜版纸案而言,2007年11月20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最终裁定,中国铜版纸产品不会对美国相关行业构成威胁,美国部此前,美国商务部已经取消了双反制裁。中美第一反补贴案以中方的胜利告终。

美国对中国铜版纸发起的第一次“两逆”调查由中方完成。根据过去一年的案件调查过程,这个结果有些出乎意料。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裁定,中国铜版纸产品未造成“实质性损害”或“损害威胁”。根据美国调查程序,美国商务部(DOC)在10月18日的最终决定不再有效。但是,尽管此案以中国的胜利告终,但这并不是像某些媒体所说的那样,ITC裁定“推翻了DOC最终裁定所涉及产品的倾销和补贴”。 ITC最终裁决中没有“工业损害”。 DOC涉及企业的倾销和补贴的最终裁定是两件不同的事情。也就是说,尽管没有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税,但在DOC最终裁决中确定的用于计算中国企业反倾销幅度的非市场经济方法和补贴项目仍然存在,关键是对未来的影响。

确实,有舆论认为,美国贸易委员会的最后一轮实际上绕过了反补贴法在中国的适用。美国商务部官员公开表示,该裁定只是美国的“临时挫折”,商务部将继续在其他调查中对中国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中美之间在“双重反对”问题上的斗争无疑将继续。

美国和中国的铜版纸“双重反”伤害了其他国家。

中美“双反”第一案铜版纸案已经结束,但中美之间围绕“反补贴”的博弈才刚刚开始,2008年的对抗将更加激烈。赢得了第一场战斗,中美仍然有七宗案件。 2008年1月,美国将对四个案件进行审查,中美之间的战斗将更加激烈。实际上,美国的“双反”制裁通常是由政治推动的。铜版纸“双反”案的“权力”不仅来自美国造纸业,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与美国的国际贸易政策有关。据报道,美国印刷协会对新页公司提起的诉讼表示强烈反对,并积极游说美国政府不要对中国产品施加“双重反对”制裁。他们认为,如果制裁成为现实,它将导致美国铜版纸的价格上涨,从而损害该协会成员的整体利益。

早在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开幕时,试图竞争白宫的势力就以“敲中国”为“卖点”。 2006年11月,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国的美国涂布纸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美国对中国的反补贴纠纷在2007年之前达到了高潮,愚人节。 3月30日,美国商务部长古铁雷斯宣布开始对出口到中国的中国铜版纸产品征收临时反补贴税,这标志着美国正式停止对非市场经济国家的出口产品征收反补贴税。

美方对中文涂层纸产品征收临时反补贴税,这无疑为美国对华贸易保护开了一个新的漏洞。实际上,这是国际贸易中的“双重歧视”。它暴露出一种心态,即美国政界人士希望使用该工具来抑制中国的出口和制造业增长,并给国内涂布纸制品出口企业带来巨大损失。根据美国商务部于2007年3月30日发布的反补贴调查的初步结果,江苏省有两家公司参与其中。两家公司分别是金东纸业(江苏)有限公司和金华生纸业(苏州工业园区有限公司),涉案金额达6500万美元。

应该说,“双反”案的不利影响不能低估铜版纸的贸易。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2006年中国出口“纸和纸板,纸浆,纸或纸板产品” 53.97亿美元,其中出口到美国的10.8亿美元,占中国纸的1/5。产品出口到美国市场。尽管纸张贸易占中国总出口的一小部分,但铜版纸只占其中的一小部分。 2006年,中国对美国铜版纸的出口总额为2.24亿美元。但是问题在于,这项初步裁定可能会打开潘多拉盒装盒子的“双重歧视”。美国发起反倾销时,中国被列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在反补贴案中,它也对“市场经济”国家挥舞贸易保护主义,改变了非市场国家的地位。自1984年起实行经济制裁。该国实行了反补贴法的贸易政策。

自1984年以来,美国确定反补贴法不应适用于所谓的“非市场经济国家”。这种做法在美国司法程序中被认为是判例,并且没有改变。美国商务部在铜版纸案中的裁决显然与美国仍然有效的法院判例以及美国商务部的一贯作法相抵触。特别是,在最终裁定中,美国商务部仍然认为,中国响应公司获得的所有银行贷款均为优惠贷款,被确认为补贴,并且中国没有商业化的银行体系,因此该基准利率被替换。实践。不仅如此,美国在确定其他补贴项目,补贴范围的计算以及由此产生的双重救济方面的一系列错误决定无疑无疑严重损害了中国产业的利益。

在美国对中国的“双反”制裁的第一起案件中,基于纸件的诉讼最终敲定也是不可避免的。从客观的角度来看,有几个因素限制了美国对华反补贴争端的升级。一方面,中美在经济和贸易上有很强的互补性,它们已经形成了一个让我和我在一起的格局。通用汽车公司,波音公司和沃尔玛公司等许多公司要么在中国生产很大比例的产品,要么供应很大一部分来自中国,或者很大一部分利润来自中国。美国不可避免地会引发贸易争端。另一方面,即使在非货物贸易中,美国也高度依赖中国市场。例如,美国金融服务业不希望中美贸易争端阻碍其进入快速增长的中国金融服务市场。

有鉴于此,从经济和贸易的角度来看,美国最明智的方法是避免争端过度加剧,并在一定程度上加以控制,这不仅可以向国内利益集团解释,而且可以向国内利益集团解释。还可以避免过多的费用。回顾过去,这已经在中美之间在纺织品和家具方面的许多贸易争端中得到了解释。就造纸业而言,中美之间的分工是森林茂密的美国,向中国出口纸浆和废纸。中国使用这些原材料来造纸和生产纸制品,然后将其出售给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如果铜版纸的反倾销和反补贴案真的爆发了贸易战,这无疑将成为美国上游企业和消费市场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