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汤亭亭女勇士中无名人物的希腊神话原型

摘要:为了争取种族和性别的平等地位,中国文学作家唐婷婷的文学作品《女勇士》呼唤着世界上最强烈的声音。以短篇小说《女勇士》中的“匿名女子”为例,探讨唐亭亭作品中希腊神话的嫁接,运用神话原型理论探索作家中“无名女子”的三个神话原型。汤婷婷《女勇士》 Philo Mela,Medea和Gaia与这三个人之间的内在联系试图从多个角度理解作者创造的陌生女人的性格和性格。

关键词:神话原型批评匿名的女人菲勒;美狄亚;盖亚;

摘要:为了争取种族和性别平等,华裔美国作家洪金斯顿的文学作品《女战士》在学术界发挥了重要作用。本文以短篇小说集中的短篇小说“ No Name Woman”为例,以估计金斯敦作品中希腊神话的运用,并试图探索“ No Name Woman”的三种神话原型及其内在含义。通过分析本文中的三种神话原型,即Philomela,Medea和Gaia,我们正在努力从多个角度理解“无名女子”的特征。

关键字:神话原型批评;没有名字的女人; Filomera;美狄亚;盖亚;

引言

神话是与人类起源密切相关的文化载体。它也是触发文学的普遍性和相互交流的一种关键形式。在不同地区,不同时空进行对话很容易。神话般的原型批评理论是现代西方最有影响力的批判理论之一。它扩展了文学作品的创作和分析视野,丰富了文学作品的精神核心。原型批评理论是1930年代出现的一种很有影响力的西方批评方法。一直是批评家关注的焦点。它的开发过程通常分为三个阶段。代表性的数字是:英国人类学家詹姆斯。詹姆斯乔治弗雷泽(James George Frazer),瑞士心理学家卡尔古斯塔夫荣格(Carl Gustav Jung)和加拿大文学评论家诺斯罗普弗莱(Northrop Frye)。诺斯罗普弗莱(Northrop Frye)是原型批评理论的大师,他主张原型是一个循环出现的图像,整个人类文学作品的模型和原型符号,以及可以代代相传的交流符号。该原型不仅具有包容性,而且可以用于文学作品中人物,情节和背景的开发;一些看似无关的文本组件和描述细节构成了一个或多个原型模式,从而反过来反映了作品的叙述。以及图像表面下的内容[1]。许多角色和剧情都可以追溯希腊神话中的原型,只是一张新面孔的图像。原型与神话之间的关系如此紧密,因此批评家们也将其称为神话原型批评。

美籍华裔作家Maxine Hong Kingston(1940-)的短篇小说《女勇士》讲述了作者的母亲禁止提及的家庭故事。作为第二代移民,Maxine Hong Kingston是在父权制和种族主义社会“双重边缘”的华裔美国女性。唐婷婷对希腊神话和《圣经》有很多了解,并且在他的文学创作中融入了大量神话原型。马克西恩洪金斯顿(Maxine Hong Kingston)创造的无名女子的角色在许多女性中都可见,而当之无愧的“女战士”必须有其深刻的内涵。

作者以这位无名女子为例,对唐廷廷作品中希腊神话的嫁接进行了研究。它旨在剖析未知女性所体现的Philomara,Medea和Gaia的原型特征,并尝试探索作者的应用原型。这位匿名姨妈的英勇叛逆,仇恨和正义仇恨形象,也使她对陌生女人的性格有了更深的了解。

首先,费洛梅拉的英勇抵抗

威尔弗雷德格林(Wilfred L. Guerin)曾经说过:“没有什么文学经典,仅仅是因为它很聪明或写得很好,一定程度上具有普遍性,为此,它可能包含原型的组成部分。” [2] Philomela是古希腊神话中的雅典万神殿一世的女儿,她的姐姐Plockne是以色列国家的国王。妻子。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她的姐姐一直没有回到自己的祖国,对自己的乡愁感到困惑,并邀请菲洛梅拉来探望。会见俄俄见见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菲。他没有将她带到姐姐身边,而是将她绑架到森林中的塔中并强奸了他。担心事件的拉斯(Russ)割断了菲洛莫拉(Filo Mola)的舌头,并继续将她抱在这里。事件发生后,姐妹们报仇,众神解决了争端,鸟儿的神话故事改变了,整个世界都闻到了。

通过分析一个陌生女人的形象,不难发现她与费洛梅拉有很多相似之处,而且两者的经历也具有相同的目标。首先,无名的女人和费洛梅拉都是美丽而优雅的女性形象,她们都因自己的外貌而造成灾难。古罗马《变形记》尽管尚未详细描述费洛梅拉的外观,但不难发现费罗在费洛斯之后对弗洛梅拉的反应。但是,作者也将这位无名女士描绘成一个容光焕发,美丽容颜的女人。在《女勇士》中,未婚的Maxine Hong King姑姑过分关注她的婚后外貌管理,这与传统的乡村妇女大不相同。 “为了在恋爱中保持美丽,她经常在镜子里打扮,……目的是找到最合适的搭配。” [3] 7名传统已婚妇女“全部剪短发,垂在耳朵上,或紧紧地梳成发bun,紧贴耳朵后面”。 [3] 7但是,这位无名女士倾向于将头发梳理成独特的头发。此外,这位匿名妇女经常“拉头发,偷偷摸摸”并穿着漂亮的衣服。她尽其所能展现所有美丽。尽管批评了这位陌生女人的衣服,但她的美丽成功吸引了村里男人的注意,其他男人的the铐加剧了她的不幸。

其次,除了菲洛梅拉雕像的光芒和面容,这位默默无闻的女子已经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作为一名受害者,她没有抱怨,仿佛被卡在喉咙里,说不出话来,似乎是菲罗。梅拉通常被割断舌头。一个匿名妇女在丈夫去美国两年多的时间里异常怀孕,而且不敢透露真相,因为事实会让她的家人蒙羞。无名女子对孩子父亲的身份默不作声,在家人的责骂和村民的追问下,她仍然是个秘密。当这个不知名的女人即将出世时,她和她的家人受到了村民们的严重侮辱和攻击。那天晚上,她一个人出生在一个肮脏的废弃猪圈里。”从生到死,她都把男人的名字埋在心里了。”[3]10即使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她仍然没有透露男人的信息,默默无闻的默默无闻的女人从头到尾都在读,这种巧妙的布局并非偶然,但要强调的是,在传统的父权社会中,妇女的话语权正在丧失。

汤亭亭的神话转移《无名姑妈》的描写,揭示了美国环境中少数民族和少数民族的困境和劣势,也揭示了作者融入美国主流文化的愿望。在父权制和种族主义社会中处于“双刃剑”地位的中国女性汤亭亭(maxine hong kingston)用她独特的语言让世界听到她的声音,向读者和父亲讲述一个陌生女人的故事。权力和种族主义的反叛和斗争。

第二,对美狄亚的仇恨

美狄亚是希腊神话中软木王的公主。她爱上了打算偷金毛的Ia Song。美狄亚坚信自己对Ia Song的热爱。为了帮助他甚至不愿与父亲作对,他甚至结束了哥哥的生活。美狄亚(Medea)用自己的咒语帮助艾森(Iason)成功窃取金羊毛,并随艾森(Eason)前往希腊。然而,由于对美狄亚(Medea)高强度咒语和残酷性格的嫉妒,艾森开始对爱情充满同情。美狄亚被爱恨死,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和对艾森的新爱。一首歌也以沮丧而告终,因为他无法承受失去儿子的痛苦。

在小说中,唐婷婷的姑姑姨处于不利地位。面对村民的家庭成员的迫害,责骂和联合夜间袭击,她别无选择,只能带孩子跳到井口,结束生命。这样,他结束了下半生的命运,变成了一个强大的溺水鬼,以报复村民和她的家人。这是匿名妇女选择消除她永恒的痛苦的方式,也是她抵抗的方式。

通过对一个陌生女性特征的深入分析,不难发现她的身体体现了美狄亚女神的许多原型特征。首先,美狄亚是一位力量超群的女神。马辛洪王的无名姑姑死后成了溺水鬼,也有强大的力量。她能把过路人拖进一口可怕的井里杀人。鬼和神通常一起被提及,所以这个无名女子的故事让作者想起了女神梅地亚。美狄亚之所以喜欢鲜明而可恨,是因为她喜欢在深沉的时候倾注所有的爱,一旦被认定为敌人,即使是她以前的爱人也不是无情的。其次,《无名女子》中最明显的美狄亚原型是凶手。这位匿名的阿姨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像梅迪亚。女神梅地亚杀死了她的哥哥和妻子,艾森,柯林斯公主,所以她的孩子们将不可避免地生活在复仇的阴影下。同样,一个匿名姑姑的通奸也被认为是那个时代不可饶恕的罪行,她的孩子将来注定会因为母亲的过错而遭受村民的指责。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两位母亲别无选择,只能结束自己的生命。在某种程度上,这种行为也可以看作是女性意识觉醒的重要标志。长期受压迫的女性最终成为叛逆精神的化身。只有这种凄惨的复仇方式,才真正让人心碎。

三。盖亚,地上又恶又恶的神。

盖亚,希腊神话中的大地之神,是众神之母,是众神中显赫的神。她也是希腊神话中最早的神,开天辟地时出生于卡乌斯。地球是滋养与毁灭的原型,长期以来作为人类生命的发源地和坟墓的双重身份而存在。从出生地获得的幸福也会在到达坟墓时恢复。盖亚的原型扮演着给予生命和剥夺人的双重角色。

作为混乱之初的众神之一,盖亚的特征很复杂。赋予生命和剥夺生命将母亲盖亚的形象分为两个相对的形象,即善与恶的并存。一方面,她是一个热情善良的女神,赋予天空之神天王星以生命,并与他相结合,有六男六女,十二个泰坦,三只独眼巨人和三百个武装巨人,以及无私致力于自己的爱;另一方面,她是一个邪恶的黑暗女神,她旨在吞食和摧毁儿子天王星的生命。神话中反映的这种矛盾特质赋予了这位无名女士盖亚(Gaia)独特的特征。

除了上面提到的Philomela和Medea的两个原型之外,我们还可以从匿名的姨妈那里发现她与地球之神Gaia之间的相似之处。盖亚原型的特征是温暖和无私,以及邪恶和黑暗。一方面,陌生的女人温暖而无私。为了保护自己在危机中的情人,这位匿名的姨妈在自己的猪圈里默默生产。她死前没有透露这个男人的名字;她爱她的孩子(也许是一个女儿)。 “她去猪圈可能是她最后的责任。就像她保护孩子的父亲一样,她也想保护孩子。” [3] 13当她决定自杀时,她将孩子抱在一起并杀死了孩子。孩子的行为一直是妇女由于无法抚养孩子而绝望的处境。 “把孩子带到井口来说明她的爱。或者让他独自一人……爱孩子的母亲总是把孩子和她在一起。” [3] 14这让Toni Morrison的作者想起了。 (Toni Morrison)《宠儿》中的黑人母亲的婴儿事件,尽管他们的母爱被扭曲和侵犯,但这也是因为他们本能地保护自己的孩子免受未知危险的影响。在这个水平上,她是一个有勇气和自我牺牲的伟大母亲。

另一方面,陌生的女人是黑暗与邪恶的。 “她渴望有一个情人……她用力梳头。当然,她诅咒新年,家庭,村庄和她自己。” [3] 8那个陌生的女人象征着黑暗的邪恶力量。尽管她给了孩子生命,但她亲自销毁了它,所以这位无名女士保留了盖亚原型的特征,赋予了生命并摧毁了生命。她通过把孩子抱进井里来报复这个残酷的封建社会。自古以来,中国人就一直担心“水鬼”。他们认为那些在水中死亡的人的灵魂将在水的边缘,等待下一个溺水者成为自己的幽灵。正如她的分娩是一种污染一样,这是对合法血统的威胁,而溺水则是另一种污染,因为它粉碎了纯净的饮用水。以这种方式进行的报复显示了这位无名女子的邪恶和黑暗。

通过嫁接盖亚(Gaia)的原型,唐婷婷(Tang Tingting)塑造了一个同样邪恶的陌生女人的形象。可以看出,由Maxine Hong Ting塑造的未命名女人不是一张纸-处于压力下并且不知道如何抗拒的悲惨女人的形象,而是一个值得品尝的成功的多面体人物,这位成熟人物的塑造,反映了唐婷婷的深刻文学基础。

结论

通过对原型的嫁接和分析,Maxine Hong Ting塑造的这位无名女士反映了古老的Philip Mora原型,以及作者对父权制和种族主义的抵制和斗争。体现仇恨和仇恨的美狄亚原型。谴责传统宗法社会中妇女的不公正和迫害;盖亚(Gaia)的原型,体现了正义与邪恶的大地之神,成功地在纸上塑造了完整的形象。通过复制这些原型,Maxine Hong Kingston成功地塑造了一个陌生女人的经典形象。由于这个原因,Maxine Hong King这位无名女士的角色可以在许多女性中脱颖而出,并成为当之无愧的“女战士”。

参考文献:

[1]程爱民.原型批评的全球文化批评趋势[J].外国文学,2003(1): 67-74。

[2]威尔弗雷德L.古林,雷贝尔伯爵,李莫根。文学批评方法手册[M]。姚金庆、黄宏轩、叶贤等。翻译。沈阳:春风出版社,1988:241。

[3]唐婷婷.女勇士[M]。李建波,陆成毅,翻译。桂林:闽江出版社,1998: 1-15。

[4]杜翠琴.论美狄亚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及其意义[J].兰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1):169-171.

[5]杜志清,张燕.《秀拉》:神话原型解读[J]。当代外国文学,2004(2): 80-88。

[6]郭海霞.以[0x9a8b]和[0x9a8b]为例分析美国华裔女作家作品中的沉默主题[j]。外语(双月刊),2014(4): 13-16。

[7]金伟,丛家红.“匿名女性”神话原型解读[J].常州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3): 10-12。

[8]诺思罗普弗莱。批评解剖[M].陈慧媛,鲜军,吴伟仁,翻译。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2: 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