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Updike小说兔子跑吧中的女性主义解读

I. Updike和他的小说《兔子,跑吧》简介

Updike是一位多产的作家,被称为美国文学现实主义大师。 Updike凭借史诗般的杰作《兔子三部曲》在美国现实世界中享有无可争议的地位,并获得了美国文学普利策奖的最高奖项。 Updike在《兔子三部曲》中写道,从26岁的美国中产阶级小男人“ Harry”到50岁,描述了他的生活,从贫穷到富裕到混乱。因此,它深刻地揭示了1950年代至1980年代美国社会的巨大变化。他作品的内涵和丰富性不仅描述了中产阶级小人们的发展,而且描述了美国社会在过去30年中的各个方面的变化。现在,对Updike作品的研究集中在不同的角度。一些学者通过这些著作研究了1950年代和1980年代的美国历史。一些作者研究了“哈利”的英雄历程,一些学者研究了美国社会。很少生病,很少有学者在Updike的小说中研究女权主义。

《兔子,跑吧》是“兔子三部曲”的第一部分。在这部作品中,由于主人公“哈利”对自己的无能生活不满意,他在家中写道,描述了兔子与妓女露丝之间关系的扭曲,以及兔子对妻子贾尼斯的不满,最后兔子被抛弃了。露丝,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其次,厄普代克小说《兔子,跑吧》中的女性形象

在整部小说中,涉及了三个主要的女性形象:兔子的母亲玛丽,兔子的妻子以及兔子的情人露丝。兔子的母亲是一个坚强的女人的形象。 “小兔子”母亲的出色表现集中在将丈夫和孩子驯化为顺从的主题上。为了修复哈利家与邻居之间的狭窄杂草,必须在玛丽不在家里时带走父亲的父亲,当玛丽回到家问这件事时,哈利的父亲不敢说出真相。兔子的妻子是一个懒散而独立的女性形象。从工作开始就可以看出:“门厅里的灯已经满了。尘土飞扬,怀孕的妻子举止笨拙,每天只看无聊的电视,对喝酒有兴趣。房子一团糟,没人收拾东西。房间里他身后的一切都是混乱的,装满鸡尾酒的杯子里满是污垢;一堆倾斜和倾斜的废报纸会滑落;孩子们的玩具无处不在,有些被砸破了,这是娃娃的腿,一张从早餐盒上切下的有图案的起皱的报纸;就像一团聚集的网贴在他的背上。“兔子情人露丝(Ruth)是波西米亚风的形象。当哈利和露丝谈论他们的住所时,露丝用夸张的语言表达了许多情况,并说:“我在这里是个男人。他在八点叫醒我,因为在9:30他不得不上周日学校讲课,这三个女人表现出不同的形象,但是却表现出一个共同的本质,那就是她们心中的女权意识。

弗洛伊德人格结构视角下的女性意识解读

弗洛伊德认为,人的人格结构包括自我,自我和超我三个部分。这三个部分继续在人体中搏斗,显示出人类个性的不同方面。 “我是”是人的原始状态。它包括对生活,冲动和生活的渴望,所有这些都是精神能量的来源,并根据幸福原则进行管理。 “自我”是指个人思想,意识,感觉,判断和记忆的实现。它受现实原则支配,并帮助个人适应现实环境并妥协自我和超我的要求。 “超级我”是人格结构的理想部分。它遵循包括道德良知在内的道德原则,可以控制和调整我们自己的行为,以满足社会的希望。

兔子的妈妈是中产阶级的女人。她不需要太担心自己的生活。因此,她的角色“ I”并不明显。她对女性力量的追求主要表现在自我价值的实现上,但其对自我现实的表达过于苛刻。它显示出的力量已经完全超出了妇女平等的意识,其“超我”性格结构也存在缺陷。兔子的妻子也是一个正在下降的中产阶级妇女。她懒惰的性格主要是由于缺乏理想。在兔子的压力下,她也试图改变,在“我”中追求幸福,成为了一个好妻子和一个好母亲。 “兔子在不断的挣扎中迷失了自我。兔子出轨后,她宽恕了几下,反映出她内心的严重冲突。她想追求自己的女性力量和平等,但她必须屈服于生活的现实。兔子的爱人贾尼斯(Janis)因为不能保证生存,所以它的性格特征主要体现为“我”。只要她可以生存,无论谁与她有关系,因为兔子可以给她幸福,她从不在乎道德。原则是“超我”。只要兔子来到她的住所,她都会非常高兴。

《兔子,跑吧》中的三个女人,无论是“我”的本能,“自我”的改编和“超我”的道德原因,都表明女性意识的觉醒。兔子的母亲很坚强,因为她害怕失去女权主义。兔子妻子的懒惰是由于对生活现实的绝望和判断。不打扫房子可能是她现有女权的最大保护。兔子恋人露丝的明确表达是女性生存和寻求幸福的权利的最好表达。

结论

尽管情况有所不同,但《兔子,跑吧》中的三名女性却以不同的方式大喊。女权意识的缺乏,女权意识的过度矫正或女权主义现状的维持表明,当时美国社会中的女性意识已经觉醒,女性以自己的方式吸引着美国社会和社会的关注。世界各地关心女性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