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个人论著和理论教材的区别

文学理论是汉语学科的基础性核心课程,其教科书的编写自然成为当务之急。自1920年代理论教科书编写以来,随着文学研究成果的不断深化以及文学观念和方法的更新,文学理论教科书也经历了调整和充实。新世纪以来,“反本质主义”文学观念的出现对中国文学理论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所谓的“反本质主义”及其对立的“本质主义”是非常复杂的概念。文学理论中的“本质主义”是指僵化,封闭,任意的思维方式和知识生产方式。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大量出版了具有不同教科书风格的文学理论教科书。文学理论界对《南z》,《王竹本》和《陶》等书籍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是文学理论学科反思和重构的象征。那么,作为一位以文学评论家和作家的形象出现的著名学者,葛洪兵的文学理论课表现出什么样的风格?本文试图详细分析教科书的写作风格和每一章的内容。

对于教科书的写作思路,葛洪兵在“本教科书使用技巧”中有一些简单的解释。他解释说,这本书是根据面向中国学生的六轮文学介绍课程而编写的。他的目的是写一本不仅讲文学而且讲文学信仰的教科书。它不仅可以容纳一个陈述,而且可以介绍各种思想并指导学生阅读原始的文学理论教科书。平心而论,葛之本最直观的阅读经历的确是一部具有鲜明个性和探索性的文学理论专着。全书采用“文字+附录”的写作方法。主要部分使用大量的作品实例和个性化的语言来阐释文学理论的基本概念。它生动,直观,可读性强。每章的附录摘录了古代和现代中外杰作中有关理论问题的经典论述。作为扩展阅读材料,有利于扩大学生的理论视野。显然,葛本试图吸收其他教科书的优势,并结合自己的理论研究,以构建新的文学理论知识体系。他在使用这本教科书时指出:“在网络文学,影视文学理论,比较文学理论和文学史理论方面,这些新研究文学的特殊章节不是同一类型的专着,中国的教科书。”葛本注重适应当代文学的新变化,研究文学发展中的新问题新现象。但是,吸收新的文学现象并将其整合到原始的理论框架中是不同的。

“网络文学”是在计算机网络发展的影响下诞生的一种新的文学形式。格本注意到这一新文学现象的理论概括。但是,网络文献可以整合到《作品论》的文学类型分析中,但是作者使用特殊的一章进行讨论,而没有说它是否足够作为特殊的一章,并且与前者有关。基本”作品。将“作家理论”并列,逻辑系统似乎是不合适的。例如,影视文学理论,文学与影视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影视的改编对文学的产生和形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确实有必要探索影视文学理论。但是,葛本在解释影视文学理论时,就变成了电影艺术理论。葛本详细介绍了电影和电视的性质,电影叙事的方式以及纪录片,DV电影和艺术探索电影的类型。这显然是电影科学研究的范围,而不是影视文学研究的范围,也不是文学理论的范围。

另外,葛志本简单地列举了“文学史理论”与“文学理论”之间没有逻辑关系的三种理论,统称为“文学研究理论”。作为一门逐渐成熟的学科,“比较文学”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理论体系和框架。在国内其他教科书中,“比较文学”理论的讨论确实被忽略了,但是比较文学的理论概念却很长。Wellek《文学理论》对此进行了讨论,而葛的分析则分为“比较方法,比较范围,比较口述”。民族主义,文化民族主义,跨文化融合与比较,国有化,西方。 “转型和全球化”的三个部分是对韦勒克和沃伦的比较文学理论概念的更详细的论点和具体解释,并且没有太多的独创性。

葛'对“文学史理论”的论述是整本书的重点和创新之处。首先,他界定了文学史中的“文学史研究”和“文学史”的概念,指出了当代中国文学理论的最主要缺陷之一。迄今为止,尚无真正的文学史来帮助人们了解文学史学科的性质,任务,方法,含义和要求,从而为试图进入文学史领域的学者提供启发。 “文学史的建立和更新是这个时代文学史发展必不可少的前提。这是历史研究的前提,也是文学史研究不断更新的前提。”二,梳理文学史时代的“文学史规律”和“文学史方法”;在此基础上,葛洪兵认为:“文学史的研究不仅取决于思想的要素,而且还取决于思想和结构的模式。所谓的文学史历史模型就是对文学史的研究。在积极的想象力和抽象能力的帮助下,主体设计并构想了一种从内在的深层结构把握文学史事实的图像形式。 “读者中心模式”和“文本中心模式”,这是本章中最深入,最突出的部分,它详细分析了这四种模式的定义和子类型,详细举例说明了最新的西方哲学和文化趋势以及心理学和社会学等社会科学的研究结果,例如,社会中心模型“诱导大葛兰西文化的领导”;作者的中心模型介绍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方法。

应该说,葛洪兵对文学史研究具有学术见识。《文学史学黑文学史形态学》的著作,如本教科书中的“文学史理论”,显然是他先前研究的精髓,确实具有一定的理论价值。这是将研究成果整合到教科书中的好方法,但我们也应注意整体风格和比例的协调。总体而言,《文学概论通用教程》在其先前的“本质主义”,“作品理论”和“作家理论”中都具有明显的流行教科书痕迹,而后面有关“文学史理论”的批评和“文学理论”的比较的章节则是理论专着的写作风格。 “对文学史理论的过多关注导致整本书结构的不平衡,并且某些解释由于其过于先进而偏离了教科书的规范。”从以上各章的分析可以看出,葛竹本渴望寻求新颖性和完美性,试图将所有新的文学现象和新的研究成果整合到自己的教科书体系中,但是他并没有整合和消化自己的理论体系。正确地,但是简单地是“获取的学说”,从而导致简单的拼凑和逻辑混乱。这并不奇怪。

葛树本发表之时,是反本质主义话语在文学理论界流行的时代。在如此庞大的理论背景下,尽管葛南的本意是要打破传统,但他的教科书编写方式比南,王和陶的反本质主义更为传统。他显然想创建一个新的“文学理论框架”,这是一本专着的教科书。作者对文学问题的个人理解涵盖了每个部分,这反映了作者对个人文学理论体系的追求。这种对个人风格的追求是值得肯定的,但在实际操作水平上,写作观念与实际风格和内容之间存在差异,甚至有些地方由于过度个性化而丧失了文学理论教科书的基本规范。

文学理论是文学专业的基础课程。它承担的任务是引导学生从理论层面理解文学,并培养学生的文学欣赏,分析和理解能力。文学理论教科书还应考虑个人风格的解释和基本写作理论的统一理论。毕竟,无论是满足学生的需求还是促进学科的发展,这都是许多学校中许多学校通常提供的基础课程。仍然有必要在框架和知识点中寻求更多的约定和互操作性。换句话说,文学理论教科书的写作,无论是在系统中刻意寻求新思想,还是在内容中添加自己的研究成果,仍然必须遵循一些最基本的理论框架和写作规范,这就是文学理论基础课程的性质是确定和受约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