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中国古代文论现代转换的研究

一,古话重提:中国现代文学理论现代转型

人们普遍认为,“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的现代转型”这一命题最早是在1996年10月于西安举行的“全国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的现代转型学术研讨会”上提出的。目前掌握的材料,应该由钱谦首先提出。 1992年,在开封举行的“中外文学理论研讨会”上,他说:“如何以不同的理论形式分离代表文学创作普遍规律的理论概念,使其与当代文学理论相融合。当代文学理论已经成为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工作。”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中国文学理论界的讨论重点和关注重点已经转移,但是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的现代转型命题仍然是学者们关注的话题。这解释了至少三个点:在当代中国的背景下,这个话题并不落伍。它仍然是当代中国文学理论中无法研究的主题之一。它仍然具有连续的实际意义。第二,该主题背后的含义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所提出的任务还远远没有完成。第三,尽管对此主题的讨论更加深入,但人们似乎仍认为仍有大量讨论空间。基于此,我认为有必要重新审视旧词。

2.现代和古代文学传统及其现实意义

现代和当代文学传统的新品质集中于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性的逐步形成。在这里,现代性不仅是相对于古代的时间概念,而且是逐渐转变为现代社会的社会学概念。自清末民初以来,它的社会性质发生了巨大变化,与社会经济,政治特别是文化生活的现代化进程和现代科学革命息息相关。在文学,文学理论和美学中,这种现代性在以下两个方面得到了强调。

首先是文学和美学“自律”现代观念的形成和发展。在西方,自18世纪的启蒙运动和新古典主义兴起以来,自律艺术迅速成为一种现代现象,并逐渐上升为主流。在自律观念的指导下,西方文学和美学逐渐摆脱了长期的工具和实践功利主义,在理论上获得了有意识的肯定和强有力的辩护,美学,象征主义,表现主义和形式主义的一切形式。文学理论和美学都是这种现代自律概念的理论表现。巧合的是,在20世纪初期的中国,这种自律的观念开始出现。简而言之,从“梁启超”和“王国维”开始,到“ 5月4日”以后,中国文学理论的两个基本思想一直在隐蔽,安排,交织,冲突和互穿,从而构成了整个现当代文学。传统的基本矛盾和趋势:一种新的工具理论,一种自律理论;加强政治现代性和追求审美现代性的目标。就学术性而言,这两种文学理论之间的争论已经超越了古代文学理论的经典思想,并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内涵。

第二是现代文学理论的发展。这是一个不断超越直觉并走向科学的过程。 “科学”一词不是指精确和定量的自然科学,而是具有以下特征:现代学科分类,学科结构体系,机制,严格的抽象思维,理性的推测,归纳和演绎,分析研究方法与综合相结合, 等等。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缺乏这些内容,而侧重于直觉,顿悟和对知觉体验的描述。这是学术界相对一致的看法。但是,现代和当代文学理论在这方面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学科划分,思维方式,研究方法,逻辑推理,范畴体系,体系结构,话语表达等方面,它们逐渐摆脱并超越了古代文学理论的敏感性。因此,从直觉上讲,它在上述意义上的现代性和科学意义越来越强。

“ 5月4日”前后,中国学术界积极引入“西方研究”,建立了科学的现代学科分类体系。

如果在20世纪人类知识和思维方式发生巨大变化的历史背景下对这一努力进行考察,那么从前学科到建立科学形式的历史使命就已经完成。至于构成文学理论研究对象的“文学”一词,其现代含义的产生和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诞生是近代国内外现代大学教育体系和学科分类体系的综合因素。清朝和民国初年。共同建设下的产物。作为一门独立学科,文学理论的产生要稍晚于文学。前者基于文学的现代意义,其学科被学术界普遍接受。学者们正在研究各种文学批评,文学和文学的历史。通过综合思考,理论发展和建立独立学科的需要而创建。一旦文学理论的名称被学术界所接受,它反过来又被用来概括自古以来被用作文学批评的所有资源和材料。例如,古代所有形式的“诗歌批评”(包括明清小说,戏曲评论等)都用“文学批评”来概括。

3.关于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的现代转型的补充评论

首先,关于对现代转型中“现代性”含义的理解,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借鉴西方(包括苏俄)文学理论来建构现代文学理论。实际上,这种现代转型始于20世纪初期现代文学和当代文学传统的形成和发展。而且,这个过程与参考西方文学理论是分不开的,时间几乎是同步的。但是,应该强调的是,借鉴西方文学理论来研究古代文学理论是中国学者的积极追求和积极选择。这与当时的时代趋势有关,与某些学者的个人行为无关。这种现代转型的本质,不仅是对西方文学理论的研究和借鉴,而且是对话,博弈,冲突或相互解释的交流活动,绝不能用“西方化”来概括。相反,这种转换是“西方化”的过程1。这种积极的“西方研究”再“西方化”的现代转型,在20世纪上半叶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就,使中西文学理论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融合。

例如,郭绍振和罗根泽创立中国文学批评史,即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史时,直接借鉴了西方文学理论。郭少珍吸收了西方进化论思想和现代审美自律思想,严格区分“杂种文学”和“纯文学”,并结合大量的纯文学观念来评析散乱的诗歌和批评材料。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中的批评史讨论中,他还借鉴了进化论作为批评史写作的背景。罗根泽虽然更加注重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的真理和原始面貌的恢复和揭示,但他还是有意识地借用了西方的“文学批评”概念来命名中国古代文学理论的“诗歌批评”。朱自清在评论《中国文学批评史》中表示,“:”无需引入“文学批评”一词。当前学术界的趋势经常使用西方概念作为选择中国问题的范围;无论是好是坏他还坦率地承认,他的诗歌分析批评受到了英国文学评论家IA理查兹的直接影响和启发。

其次,对于当前的现代转型应如何继续存在不同的看法。有一些。

不太有价值和奇妙的评论和建议,其中一些也可以使用。作者只打算有一些争议或

谈论尚未完全开发的主题。

首先,讨论者普遍认为,古代中国文学理论的现代转型的主要目的是实现“当下的古代使用”,但对如何“使用”存在不同的理解。有人认为,古代文学理论的整理和解释是“运用”的前提。真正的“用途”是利用古代文学理论中的有用内容来建构当代文学理论。这实际上排除了古代文学理论的整理和解释。超越现代转换。一些学者认为,研究古代文学理论的目的或“用途”应该是多元的。它不仅有助于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当代文学理论,而且着重于古代文学理论本身的基础研究。 “不要使用它。”事实上,这是对古代文学理论各个研究水平的现代转变。我相信前者的观点是对现代转变的狭义理解,即直接建构当代文学和文学。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服务;后者是一种普遍的理解,即利用现代观念来组织和重新诠释古代文学理论,也是现代转型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次,从动态进化的进化论的角度来看,古代文学理论极其丰富,种类繁多,并且对该概念的潜在系统要素进行了探索和分类,并在理论上,层次上和系统上进行了分类。这应该是现代转型的主题。它应该有其含义。但是,讨论中也有不同意见。一些学者从时间和地点的角度来切人,并认为“古代文学理论的术语和范畴适合解释古代文学的特征”。 “语境的丧失使古代文学理论无法发表评论。“今天的文学”,“这一类别的相当一部分代表了特定的审美要求,是文学发展到某个阶段的产物,并非具有普遍意义”,因此,“很难转换。”

古代文学理论是否应该现代化,是否可以实现现代转型,不再是一个纯粹的理论问题,因为中国众多的文学艺术理论家已经开展了这项庞大的研究工作。扎实有序地进行现代转型。并取得了可喜的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