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探究刘禹锡生态伦理观视域下的生态正义

刘玉玺是唐代著名的唯物主义哲学家。他的哲学著作《天论》具有独特的价值。他认为,刘宗元的《天说》“不是天上最好的”,已经发展了他的思想。在《天论》中,刘玉玺深刻地讨论了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依托其生态伦理,对当今建立生态正义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首先,从刘玉玺的自然美来看,人们自然是团队的成员。

zi子提出了“清除天人之间的差异”和“为了天而造”的思想,肯定天是自然之日,天人都有自己的职责,只能尊重“天”的自然法则,并将其用于人们。王充认为,天地万物的起源是“气”,“万物都是自生的,万物都是气”。《论衡言毒》天地属于自然,是由生命组成的。在讨论天地关系时,王冲认为:“佛天道,自然也无所作为。如果您提起诉讼,那是有前途的,不自然的。” (《论衡谴告》)一天的行为是无目的的行为,人的活动是有目的的,但必须遵循自然法。刘玉熙继承并发展了这些思想,并讨论了“:浊度是清水之母,重量是轻的开始。两者既有助益又平庸(使用)。……蝗虫的长度是最聪明,最能干的人类理性,与天国的胜利,对天国的利用,人民的建立。纪刚或不好,回到了它的开始。” (《天论下》)生命力是轻,重,透明,浑浊,轻,透明的天堂,重,浑浊是地面,浑浊和重气是洁净和轻气的基础。活力分为阴阳,阴重而浑浊,阳轻而明,阴阳互为作用,缓慢运动形成雨,运动形成风和雷声。活力的运动产生了一切。世界上有些人是最聪明的动物。他们可以凭自己的智慧来制定和掌握“人性”。他们可以利用自然资源相互竞争,并建立具有纪律性的人类社会。如果人类社会死亡,初始状态不会影响自然界的物质统一和永恒存在。

刘禹锡对事物自然本质的看法表明,万物都是由天地的生命力创造的。人也是由阴阳相互作用产生的。天堂,地球和人是自然的产物。人是自然的成员。因为人首先具有自然属性,所以确定人们必须从整个自然系统中获取生命和生产资料,人类的生命才能得以延续和发展。人们在享有从自然中主张的权利时,必须承担保护自然的义务,其权利和义务是平等的。自然界是否有权提出争论,始终是自然地没有权利的政党实际上在理论上有一个预设,并且根据其预设进行推理,结论是不言而喻的。洛克说:“没有创建权利,但是找到了。”正如黑人最初要求对他们进行人道对待一样,人们也认为这是荒谬的,但事实是荒谬的想法已变成了事实。因此,人是整个自然系统的普通成员。征服与征服,人与自然之间的统治与统治之间没有关系。这是整个系统成员之间的共生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将正义的概念扩展到整个大自然是人类面临严重生态危机的积极“自我救助”,是人类的“灵魂觉醒”和“新生”。众生。正义是道德原则,是社会制度的主要价值。给每个人他应得的并公平对待它,反映出人们在精神权利和道德义务以及合法合理要求方面的公平分配,反映了人际关系的平等,这是现代社会应具有的质量以及社会成员的和谐共处。力量和来源是理解和处理道德关系的基础和标准。亚里士多德认为,正义是基于城市国家的整体利益和全体公民的共同利益。西塞罗说:“正义意味着最有创造力,最慷慨,爱别人胜于爱自己,天生就是别人而不是为了自己。“人们是大自然的成员。他们必须基于生态系统的整体利益,尊重自然,恐惧生活,热爱自然,克服过热和热爱人类。在必要时,甚至为了实现整个生态系统的利益而牺牲人类利益。

其次,从刘禹锡“万物和谐相处”的生态伦理观中观察生态正义

刘玉玺在自然观的生命力基础上,提出了“天人合一,仍在利用”的观点。他说:“有些人可以做任何事情。” (《天论上》)表示天堂和人都是肉体,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质和不足。 “天堂有能力,万物都诞生了;凡事都能做的人,万物也都受到统治。” (《天论上》)天堂的特殊长处和功能是养育一切并保持其生命;人的特殊优势和功能支配着一切。一切。 “天堂,有形的也是;人类,动物特别好。天堂的力量不能是人类;人类的力量,天空不能。” (《天论上》)天空是最大的,人是最聪明的。在天堂可以做到的人不能做到;人们一天之内就能做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而且彼此不同。 “万物之所以无限的原因是它们互相取胜,但是它们被一起使用,并且被一起使用。天堂和人,万物的耳朵。” (《天论中》)自然界的一切都有其自身的功能和特色。以独特的功能赢得对方,但彼此使用。天堂和人是一切中最杰出的。刘玉玺将最突出的“日子”与“人民”区分开来。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对立统一。它们是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并且彼此斗争和互动。天堂可以击败人,人们可以击败天空,这就是所谓的“交流”。天堂可以使用人,人们可以使用天空,可以互相使用,这就是所谓的“重用”。以上两个方面的结合是“天人间的完美搭配,以及对天人的运用”的内涵。它清楚地表明了天人之间的辩证关系,也遵循了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使用法则。在自然系统中,人与其他物种平等。只有和睦相处,他们才能共生。大自然为人类提供了基本的生活材料和生产手段。人类必须知道如何感恩大自然。人们不是自然的“管家”,而是自然的一员和自然的“守夜人”。马克思说:“人直接是自然人”。坚持人与自然的统一是马克思主义自然观的基本观点。人的职能不是超越万物,也没有特权随意掠夺和奴役自然。否则,大自然将报复人类。恩格斯说:“我们不能像征服者统治不同国家那样统治大自然,也不能像站在之外站在自然界之外的人统治世界-相反,我们与大自然,我们的肉,血和脑一起属于大自然,并且存在于大自然中。”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人类,我们应该深刻理解“互利共赢”的当代含义。我们不仅应该弱化“人类击败自然”的观念,而且应该看到“自然击败人类”的力量,了解如何利用自然规律更好地维护生态平衡。

生态正义促进了生态道德权利和义务的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形成了良性的生态伦理秩序。直接关系到主体的生态利益的分配和占有,包括两个方面:首先,主体是否享有生态平等权;第二,是否可以公平地承担维持生态平衡的义务和生态危机的后果。在正常情况下,生态正义是从三个维度来阐述的:代际正义,代际正义以及人与自然正义。代际正义是指世代所有人平等利用自然资源并享有生态权利的权利。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有必要在分配自然资源利益中反映国家和国家的公平正义。从国家的角度来看,有必要在国内自然资源利益分配中体现当代人的公平正义。自然资源利益分配中的公平和正义涉及富裕国家和富裕国家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如果富国和富人掠夺了应属于穷国和穷人的自然资源,那是不公正的,也是不公平的。代际正义涉及如何在使用自然资源,生存和发展权以及当代人与下一代人之间的资源分配中体现公平与正义。尽管不存在下一代,但当代人有义务保护自然环境,并将其无偿地移交给下一代。因此,当代人必须不断地检查自己的行为,并提醒自己是否正在“占用”子孙后代的资源。子孙后代正在“凝视”我们。过度使用甚至滥用自然资源将导致子孙后代的权利。 “挤压”甚至“吃掉”。

人与自然是否公正与和谐取决于人与自然的地位,以及人与自然的利益如何分配。人们应得的就是他们应得的。人与自然的和谐与和谐秩序包括两个方面。首先,人与自然之间享有平等的权利和价值地位,其次,人与自然之间存在权利和义务的公平交换。人与自然正义是指人类是自然的一员。人和其他物种在享有生态权利和生态责任方面是公平的。人类应该受到自然正义的约束。在自然正义的约束下,处理人与人之间利益分配问题自然会促进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正义,这必然会影响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正义。首先,人类不能破坏生态规律和生态平衡。这是人与自然的“底线伦理”。第二,人与自然是一个整体。这一主张本身就固有地暗示着人与自然之间的平等,并且反对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建构,以真正实现人与自然权利与义务的公平交换。第三,维护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完整性,稳定性,平衡性和可持续性,深刻认识人是生态系统的普通成员,树立“生态中心理论”的观念,从行动中改变不良生活。方式,消费方式,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相协调。第四,借助人类的生态智慧,我们可以充分解决生态环境中存在的问题。在发展过程中,人们不仅需要物质财富的增长,还需要精神水平的不断提高,并反思人类活动的最终意义。同时,维护生态正义也是人们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

3.从刘禹锡的“人的能力”看刘禹锡的法律公正

刘玉玺区分“天上的力量”和“人的能力”,并辩证地分析了两者之间的关系。 “天上的道路是种下的,它是在力量和弱点中使用的;人的方式是在法治中,它是对是非的。”([《天论上》)表示……自然是繁殖和生长一切,它可以使一切变得强大也可以削弱一切,生存规则和优胜劣汰正在发挥作用。一切都在春季和夏季增长,而秋季和冬季的一切都枯萎了。水和火会损坏一切。木材坚硬,金属锋利。这是非生物世界的自然表现。当你是一个坚强的人时,你就是坚强而有力的。当你老了,你的眼睛很弱。谁拥有力量和力量,谁就能成为领导者,就是生物世界的自然表现。非生物世界的自然属性和生物世界的自然属性的结合就是“天空的力量”。人类社会的功能在于法律制度的制定及其在法律和规范中的作用。例如,人们在春季和夏季播种,在秋季收获,并在冬季收集。您可以用水浇灌或预防洪水;您可以使用消防照明设备来预防火灾。它由硬木制成,并由各种器皿制成。冶炼矿石被磨成金属器皿。这是人类为自己的利益使用自然法则的方式。对于那些暴力和奸诈的人,他们受道德约束,根据“仪式”区分年轻人和老人的秩序,尊重美德的优点,建立法治,防止邪恶。这些是“人们可以做的”。刘玉玺认为,天人之间的差异可能与人之间的差异不同。天地之间存在对抗斗争,存在统一统一的一面。在“天人合一”的关系中,天生是无意识的,是自然表现的体现。人们在天空上有意识,它们是人类的主观能动性。自然的结果。当刘玉玺讨论自然法则时,他说:“同时必须计算事物的组合。保存数字,然后情况就不一致了”。他还以天体为例。”天空总是圆的,颜色总是绿的。你可以在本周内拿到。你可以夜以继日地等着看。什么是非数字?恒高不谦虚,它是不变的,但它不是趋势。……邪恶可以从数字和更多的情况中逃脱?”(《天论中》)“数”是指规律,“势”是指事物发展的必然趋势,事物有其内在规律和发展趋势。周期的长度和昼夜都可以测量。这不是法律吗?天空不是在高空坠落,它总是不停地奔跑。这不是必然的趋势吗?如果天空是高的,它就不能回归谦卑。一旦运行,就无法停止。这意味着“数字”和“潜力”正在发挥作用。因此,刘玉喜认为,凡事都有一个必然的规律,“凡事都是做的,凡事都是一致的。”([0x9a8b])

“人胜于天堂,法律也一样。” (《天论下》)人之所以能够赢得天堂,在于其组织社会和执行法律制度的能力。刘玉玺举了“一日旅程”:的示例:“适合鲁re的丈夫和旅行者,要从茂盛的树木中寻求休息,并从泉水中喝水,首先必须坚强;……斯科菲尔德胜过天堂?我们必须先贤哲,否则我们就不能互相竞争。“对与错是什么?”“尽管在野外,人为的原因还是胜利的。 (《天论上》)人们前往贫瘠的田野,在那里,有势力的人们首先找到了安息之所和口渴的泉水,而圣人也许找不到了。但是如果您去了城市,寻求华丽房屋居住并进餐的人们一定是圣人。因为人们可以制定法律制度,所以法律制度可以改变自然状态,例如体力,人力可以克服天堂的力量。健全的法律制度是“ “人类理性”,“人类理性”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如果法律制度不完善,即使在城市中,也只能是“自然理性”起决定性的作用。 “人类可以克服天堂的事实在于人本主义。”他从三个方面讨论了:1:“法律对公众而言是一项伟大的行为,而不是对公众或非公众而言,这是世界上所有人民必须采取的行动。因他们的侵权行为而受到奖励和惩罚.”誓言法律制度得到普遍实施,对与错标准得到社会的认可。人们的活动受到法律的限制。遵守法律者将得到奖励,违反法律者将受到惩罚。其次,“小放松法则,不反驳法则,奖励不一定是完美的,惩罚不必是邪恶的……”缺乏严格的法律制度将导致不明确的是非。善举者不一定会得到奖励,善举者并不一定会受到惩罚。第三,“发大智是不换位的,报酬是不变的,惩罚是不变的……”人能克服天堂的事实消失了。法律制度的腐败将导致对与错的逆转。那些经常得到奖赏的人一定是奉承。那些经常受到惩罚的人必须是正直的人。道德仁义与正义无法平衡权力。惩罚不能抑制犯下通奸罪,人类战胜自然的基础将完全丧失。

公平与正义是制度的内在生命。为了保证公平正义,我们必须充分发挥制度的效力。加强生态法制建设,着力提高生态法制的科学性,权威性和理性性,得到社会大多数成员的认可和认可,在构建法制中最大程度地体现公平正义,协调利益。各方,造就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谐发展。生态法律公正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个是要表明“人类就是动物”,而人类是最有生态智慧的。由于人们拥有丰富的生态智慧,因此他们必须考虑当代人的利益,并充分考虑子孙后代的利益。当代人民再也不能“借用”后代的资源。为了当前的利益,法治必须确保每个成员,每个社会团体和所有阶级的利益平等。生态法制建设需要一部体现生态正义的良好法律。它不仅在法律上公正,而且在实际执法中也很公平。尤其是,将严惩破坏环境,生态和资源的行为,从而真正保护公民免受环境污染,生态失衡和资源枯竭的侵害。二是保护人与自然的基本权利和义务。人们必须享有从自然界中获得的权利以及保护环境和维持整个生态系统平衡的义务。 “凡事都能做的人,万事通则。”赋予“治理”新的含义。人们不是征服自然并改变自然的“震惊者”。人与自然是平等的,人们享有生态权利和其他物种。在履行生态责任时必须表现出公正性,在承担保护自然的责任时更应承担更多责任。第三,生态法律制度保证人与人之间分配的公平。它不能被用来欺负穷国或穷国的生态权利,因为它们是富国或富国。他们不能利用公共权力自由地租房租。根据自己的意愿使用自己的公共权力来干扰利益的公平分配。因此,生态法律公正是充分保障生态权益分配的基石和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