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生化危机?美军蜱虫生物武器被曝光,民众愤怒了!要求彻查到底!

  原创科罗廖夫昨天我要分享

  根根据美国媒体7月16日的报道,美国众议院的许多成员向媒体表达了他们的担忧:五角大楼很可能“从实地的实验室中释放大型螨虫”。原因是美国军方想要试验小型无法进入的寄生虫,如螨虫,作为生物武器。

一只尚未充满血液的蝗虫令人印象深刻。

事实上,使用昆虫等生物武器在美国甚至西方开发生物武器已不是什么秘密。美国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开始实施该计划。在纽约共和党国会议员克里斯托弗史密斯撰写《2020年国防授权法案修正案》时,史密斯问美国司法部。严格调查“武器化后武器”对美国公众的健康影响。今年7月11日,众议院投票支持史密斯的修正法案,并且正在调查美军培育的蝗虫。

由于审查项目已经建立,关于蚜虫调查的核心是“这些螨虫用于实验并在实验室中生活,以及是否有可能逃逸到自然界”,经过病毒疫苗接种试验后螨虫咬人,会导致大面积病毒传播吗?

蚜虫是以血为食的小型活跃节肢动物,当它们不吸血时,它们只有大米一样大。不要看小螨虫,这种小型寄生虫在咬人时不会引起疼痛,但在刺穿宿主皮肤后。这种疾病传染给宿主,引起疾病,蚜虫引起的最着名的疾病是“莱姆病”。

莱姆病是由伯氏疏螺旋体(Borrelia burgdorferi)生物引起的细菌感染。它是由螨虫咬伤引起的。常见症状包括红斑,发烧,头痛,关节炎,肢体僵硬和心悸。莱姆病是北半球最常见的疾病,特别是在北美。据估计,每年有超过30万人患有莱姆病,如果绦虫根除疾病,这一数据将会很高。有好几次,结合美国和人口稀少的特点,一旦美国人谈论蝗虫和莱姆病,那么这一定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

近年来美国莱姆病的发病率表明,东海岸和伊利诺伊州是莱姆病最严重的地区

似乎咬蝗虫似乎没有太糟糕的结果,但实际上,随着物种的入侵,其他国家的蝗虫种类越来越多,例如来自韩国和日本的蝗虫物种,可以在北美看到。亚洲长角蝗虫一旦被咬伤,就会传播威胁性的出血热。一旦伴有其他过敏反应或治疗时间不及时,甚至可能危及严重病例的生命。

由于过度开发的莱姆病疫苗逐渐丧失其有效性,美国军方此时暴露出来测试生物武器中使用的蚜虫,这无疑刺激了人们的敏感神经。多年来,众议员克里斯托弗史密斯已经从美国军方获得越来越多的渠道来测试“武器和蝗虫”,例如纽约的梅花岛和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附近。特别武器研究实验室长期以来一直是附近居民的反馈。这些地区的蝗虫比其他地方更“可能”,因此史密斯怀疑美国军方已经向自然界释放螨虫以测试螨虫。这种行为无疑威胁着美国公众的健康,一些居民已经表达了对市政府的不满。

为了唤醒更多人对美国蝗虫瘟疫的认识以及美国军方对“武器与蝗虫”的考验,5月出版的一本书《咬伤:莱姆病和生物武器的秘密史》逐渐成为美国的热门市场。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根据美国媒体7月16日的报道,美国众议院的许多成员向媒体表达了他们的担忧:五角大楼很可能“从实地的实验室中释放大型螨虫”。原因是美国军方想要试验小型无法进入的寄生虫,如螨虫,作为生物武器。

一只尚未充满血液的蝗虫令人印象深刻。

事实上,使用昆虫等生物武器在美国甚至西方开发生物武器已不是什么秘密。美国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开始实施该计划。在纽约共和党国会议员克里斯托弗史密斯撰写《2020年国防授权法案修正案》时,史密斯问美国司法部。严格调查“武器化后武器”对美国公众的健康影响。今年7月11日,众议院投票支持史密斯的修正法案,并且正在调查美军培育的蝗虫。

由于审查项目已经建立,关于蚜虫调查的核心是“这些螨虫用于实验并在实验室中生活,以及是否有可能逃逸到自然界”,经过病毒疫苗接种试验后螨虫咬人,会导致大面积病毒传播吗?

蚜虫是以血为食的小型活跃节肢动物,当它们不吸血时,它们只有大米一样大。不要看小螨虫,这种小型寄生虫在咬人时不会引起疼痛,但在刺穿宿主皮肤后。这种疾病传染给宿主,引起疾病,蚜虫引起的最着名的疾病是“莱姆病”。

莱姆病是由伯氏疏螺旋体(Borrelia burgdorferi)生物引起的细菌感染。它是由螨虫咬伤引起的。常见症状包括红斑,发烧,头痛,关节炎,肢体僵硬和心悸。莱姆病是北半球最常见的疾病,特别是在北美。据估计,每年有超过30万人患有莱姆病,如果绦虫根除疾病,这一数据将会很高。有好几次,结合美国和人口稀少的特点,一旦美国人谈论蝗虫和莱姆病,那么这一定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话题。

近年来美国莱姆病的发病率表明,东海岸和伊利诺伊州是莱姆病最严重的地区

似乎咬蝗虫似乎没有太糟糕的结果,但实际上,随着物种的入侵,其他国家越来越多的蝗虫物种,如来自韩国和日本的蝗虫物种,可以在北美看到。亚洲长角蝗虫一旦被咬伤,就会传播威胁性的出血热。一旦伴有其他过敏反应或治疗时间不及时,甚至可能危及严重病例的生命。

由于过度开发的莱姆病疫苗逐渐丧失其有效性,美国军方此时暴露出来测试生物武器中使用的蚜虫,这无疑刺激了人们的敏感神经。多年来,众议员克里斯托弗史密斯已经从美国军方获得越来越多的渠道来测试“武器和蝗虫”,例如纽约的梅花岛和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附近。特别武器研究实验室长期以来一直是附近居民的反馈。这些地区的蝗虫比其他地方更“可能”,因此史密斯怀疑美国军方已经向自然界释放螨虫以测试螨虫。这种行为无疑威胁着美国公众的健康,一些居民已经表达了对市政府的不满。

为了唤醒更多人对美国蝗虫瘟疫的认识以及美国军方对“武器与蝗虫”的考验,5月出版的一本书《咬伤:莱姆病和生物武器的秘密史》逐渐成为美国的热门市场。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