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中国古代文学中的日本人形象分析

一,隋唐以前的日本人形象非人类

(1)隋唐以前中国文人眼中的日本人非人形象

隋唐以前,古代中国人将日本人分为两类。一个是像仙人一样的长寿仁慈,另一个是人类野兽《三国志》和《后汉书》。在古代,日本居住的东方被称为东夷。当时,人们对东夷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也不了解具体的区域划分。我不知道日本是东夷的重要组成部分。《后汉书》中的《王制》这里有对东夷人的介绍。他们认为东方被称为彝族,东方人民就像树木的根。一切都是从根而生的,所以自然是柔软的,那里的人民是正义的。长寿。古代中国人将人性与当时的日本联系在一起。它以自我文化为中心,塑造了东夷人民的仁慈,柔顺以及人畜共患的野兽的形象。姜Yan对《隧古篇》的描述与普通人不同。他认为,位于东南部的蜀族人是赤身裸体的,有着神秘的话语,并且矮人化。它们高1米,有黑色牙齿。

(2)隋唐以前日本非人类形象形成的原因

中国古代文人对日本形象的描绘还停留在非人类的阶段,主要是因为在隋唐以前,人们对日本的形象了解甚少,而日本地区的概念却模糊不清。他们认为日本位于海外的仙山,那里的神仙是怪物,中华文明可以接受的人是仙人,就是长寿的仁慈。相反,不能接受文明的人就是野兽。怪物。这两个图像是中国人根据自己的想象力和自我文化创造的。前者是理想化的想象力,而后者是丑陋的产物。前者赋予人们良好的愿望,属于乌托邦形象,而后者则属于有意识的想象。您对外国的了解越少,人们的形象就越会以他们的自我形象为中心。非人类形象是中国早期日本形象的主要特征。

其次,唐宋时期的日本人形象人

(1)唐代文学中的日本人形象及其成因

唐代中日贸易往来频繁,是中日文化交流最有代表性,最封闭的时期。根据历史记录,公元847年,包括张有信在内的47人去了日本。从那以后,有中国商人加入了日本。据统计,当时来唐的日本人大都是文化和尚。他们非常接近中国文人。许多中国唐代诗人与他们有着深厚的友谊,为日本朋友留下了许多诗。

以李白为代表的诗人在日本形象的转变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研究唐代文学中日本人从非人类形象向人类形象的转变,除了受到这些诗人的影响外,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1)文化的影响。首先,中国人信奉儒家文化,日本人民对儒家文化的普遍接受是促进其形象转变的主要原因。在古代人看来,是否接受儒家文化是判断他人是否文明的标准。显然,日本跟上了文明的步伐,符合文明的标准。其次,佛教从中国传入日本。唐朝给日本人民的开明,勤奋和学习形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从意象的角度来看,日本人的形象是自我形象的再现或投射。 (3)过去,中国人以为世界中心,日本人民对中国文化的普遍接受是在异国实现异化观念的理想化过程。华谊的目的是实现中华文明向四国非文明的转变。结果是日本想象力从“非人类”到人类的转变。

(2)宋代文学作品中的日本形象

在宋代,中日之间的官方往来很少,但民间交流比隋唐时期更为频繁。欧阳修的《日本刀歌》和苏x的《鳆鱼行》都反映了此功能。尽管此时出现了诸如刀之类的武器,但当时的文学作品似乎并未描述日本战争,但更多地描述了日本的和尚形象。与唐代相比,此时对僧侣的大多数描述都体现了他们对佛陀的虔诚精神和对佛陀的虔诚精神。例如,罗大经的《鹤林玉露》赞扬了日本和尚的修佛和修佛的精神。为了在佛教上取得成功,他在中国呆了十多年,他说:“就是这样。哦,有一个暮色。暴力和叛逆,即现在的奸商,这种商人的形象在元代逐渐发展成狡猾的形象。

3.后元文学作品中的日本形象

(1)元代文学作品中的日本人形象及其形成原因

元朝时期,中日关系恶化,但民间往来相对频繁。贸易和佛教是两国交流的主要方面。此时,僧侣们不再像宋朝那样专门研究佛陀,而是涉足许多方面,例如朝圣,山川游历和学习印刷。一些文学作品也显示了人性的形象,例如杨维钧的作品《送赠归日本》。

此外,元朝还以“非人类”的蝎子形象出现。苦难始于元代,凶猛,水汪汪,而且进攻性很好。吴来在《论倭》中记录:“人们的蔑视度更高,军人的利润也更高。如果他们对水有性认识,他们就可以进攻。乌海路的军人很沉重。嘿,没有一天,没有东方的叹息。“在中国东南沿海,燃烧和抢劫,没有邪恶,没有严重,严重影响了沿海居民的日常生活,也伤害了袁氏人民对日本人的感情。丑陋的日本文化形象将随之而来。在此期间出现了“ Mur Japan”。 “ Muer”具有虚弱,贪婪,贫穷和坚韧的含义,“小日本”一词已经演变。

(2)明代日本人的丑陋形象

明朝是中国历史上最悲惨的时期。明中叶以后,东南沿海的入侵更加猖ramp。描述这一时期图像的小说有冯梦龙《清平山堂话本》中的《警世通言》,《杜十娘怒沉百宝箱》中的《喻世明言》,《红拂记》中的《杨八老越国奇逢》《杨八老越国奇逢》,等等。《思缓堂》描述给明朝人民带来的不幸。这本书读了杨八老的所见所闻:“但是,看得出来,船挤了挤,男人和女人都很忙。每个人都很胆小,而且充满了疯狂。” .声音很近,没有旧的灵魂。两难是两难,没有办法思考。我必须和群众一起奔跑……”尽管苦难十分激烈,但文学作品中也有许多日本文人形象,王星《赠倭僧》王恭的《绿野仙踪》描述了日本人的正面形象。

在明代,中国人民对日本形象的理解并没有成为口号。根据当时的社会和历史背景,中国文人对日本形象的描述分为两类:善与恶。一个是仁慈的和尚,他们仍然是一个很好的沟通者;一个是丑陋的嫉妒。此时,与元代不同,文人对僧侣的描述逐渐从理想的斗篷中淡出,而侧重于描述他们的乡愁。从非人类的描述到野兽的描述,倭寇的描述更加清晰。

(3)清代文学作品中日本人形象的新变化

在清代,中国文学中日本神灵的形象越来越少,并且几乎消失了,而描写倭寇的小说却大大增加了。据统计,有40多本描写清朝日本人形象的通俗小说。除了传统的狡猾形象外,还有武士和放荡的日本人。主要代表作品有李百川的《花月痕》,魏秀仁的《女仙外史》,卢雄的《女仙外史》等,其中《日本杂事诗》有一些段落描绘了放荡的日语。随着导航技术的发展,一些中国文人可以到达日本本土。这时,基于本地日语对日本图像进行了描述,主要代表是黄遵宪《日本杂事诗》。《倚楼重梦》以诗歌的形式描述了日本的自然风光,政治文化和历史宗教。这是中国人第一次根据现实情况准确描述日本人的形象。

清代小说中的of寇形象与明代相比有一定的变化,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描述性的“寇寇”,从原来的小丑到凶恶的“凶丑”“小偷丑”,更加荒谬。 (2)在清代小说中,有异常凶悍的将领。《女仙外史》在对抗中将有这样的描述:“人们有很多兴趣,而俊朗而认真的士兵们就像上帝。” (3)清代小说中也出现了非人类的ob亵行为。除了焚烧和抢劫,他们还强奸了中国妇女。[0x9A8B]有一个淫秽的中国妇女的描述:“枣园里的两个女人正被两个酋长国强奸;外面有无数的奴隶。”

第四,中国古代文学发展中日本形象的轨迹

综上所述,现代中国人对日语的理解并非没有根据,有些甚至可以从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找到渊源,这些文学作品见证了日本在中国形象的变化。结合20世纪中国文学史,我们可以总结出日本形象在中国发展的两个轨迹。

仁者:非人类的仁者(隋唐以前)-仁者(隋唐以后)-仁者,学者和其他仁者的形象(宋元以后)-20世纪的商业时代,守时,执着,温和日本劳工形象或学者形象。怪异类:兽类(隋唐以前)-奸商(宋朝)-倭寇(元代,明朝)-20世纪中国文学中非人类(近幽灵)中日本魔鬼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