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东坡词漱玉词中的陌生化现象探析

论文题目:东坡语和代语词“陌生化”现象分析

摘要:苏Su和李清照是文学界的两位重要诗人。他们的创作有独特的见解。一些理论也引起了文学界的轩然大波。本文在前人的综合研究的基础上,从“陌生化”的角度探讨了两个创作的突破与创新,并触及了中西理论与文学现象。

关键字:苏Shi;李庆照陌生化;话;创新;

俄国形式主义是一种文学理论流派,它在1914年至1930年间在俄罗斯和苏联出现,并由评论家Shklovsky提出。它基于文本,并且更加关注文学的特殊性。在这个系统中,“陌生化”作为核心内容存在。 “去程化”是“反规范化”,这种效果显然是针对“自动化”现象的。我们知道人们在认知状态下接触事物,逐渐由于熟悉度的提高,通常的麻木麻木,甚至视而不见,它失去了生命和事物的诗意审美能力。而且“陌生化”可以刺激长期以来麻木的神经,带来新颖的审美愉悦和感觉。换句话说,所谓的“反规范化”将人类的诗歌和创造力还原到世界上。 [1]以下是从“陌生化”理论的角度对苏Shi和李清照的论述。两位诗人在创作之初就没有“陌生化”的概念,但是他们的词汇具有“陌生化”的文学效果。这种意识和进步,不仅增强了词的个人创造力,而且还为文学界注入了新的创造力,唤醒了人们期待已久的文学观念和审美意识。在长达数千年的文学史上,它留下了不容忽视的文化烙印。在“苏字”之前,迫切需要打破现状。这些词最初是为歌曲录制的。这条规则使词语受到正式的限制,并且是非常自由的。在内容方面,王国维曾经说过:“诗广博,言辞长”,诗涵盖主题,但词集中在歌词上。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处于男女之间的爱恨交织和缠绵感中,主题和包容性难以扩展。好尴尬以苏Su为节点,我们来看一下。文学世界习惯于模仿和重复。它写了更多关于“扬科”的文章,缺乏创新和探索的精神,人们对华丽和狡猾的陈词滥调感到厌倦。即,上述“自动化”现象。在这样的不利局面下,东坡的话语突破了困境和内在的创造方式,提出了“以诗为语”。该理论是典型的“陌生化”效应。

首先,扩展词的表达

苏Shi诗歌领域的广泛性离不开丰富题材的支持。他选择的材料涵盖了野心,哲学,死亡,告别,乡村风光,旅行等。例如,著名的死亡单词《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可以被描述为首次使用单词来写死亡;《江城子密州出猎》怀古庄直直展现了立功的热忱;《浣溪沙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五首》的乡村形象是新鲜而简单的,乡村词汇由此引入了北宋。《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的哲学理性突破了单词的抒情性,扩大了哲学的深度和广度,并大胆地追求着广阔的生活世界。因此,刘熙载说:“东坡的话如老杜氏,因为它的无能无能,无话可说。”胡伟说:“而香山相扑州的梅山苏氏则摆脱了丝绸之路。苏词的革新,给诗人以新的灵感:他们意识到创造的自由得到了扩展,罪恶的话语可以充满丰富多样的主题;流派的束缚会削弱内心的情感爆发;自由跟踪的特性会增强性格;创作具有“反常态化”和显示出新的含义。

二,重组词的表现风格

此外,苏轼的创新也体现在词风上。张伟用“豪放派”评价东坡:苏紫湛的作品大多是无拘束的。“无拘束首先表现在气势上,疏通情怀都散发着生活的标准和宽广胸怀:”九死在南方,我不恨,只有紫竹旗一个。”这也是一次难得的邂逅,几次邂逅,而他独特的气质,建立了新的人性模式和作品张力;不仅气势强劲,而且表现手法陌生化,即运用诗歌手法:[0x9a8b]运用唐诗[0x9a8b]、[0x9a8b]等;《水调歌头》多用途代码,典故广泛涉及《把酒问月》、《月下独酌》、《江城子密州出猎》。唐诗的用字,唐诗的用字,大量使用的代码,使用的论据,语言性强,不靠性情,标题的标题,打破了《诗庄词》的界限,之后音乐这个词就消失了,但这个词可以传下去。[2]这实际上是将诗歌的内在特征和文化信息传递给词,并以词的艺术形式表达诗歌的内在品质。这就是“以诗为词”的精髓。他的诗歌主张不仅带来了文学的震动,而且把美学的恢复转化为创作的创新。新的文字理论成为未来创作的重要支撑。后来产生了一大批优秀的抒情诗:张潇湘、陆游、辛弃疾、陈亮、刘过、刘克庄等都有苏轼的遗志。在这种情况下,这个词是从音乐的附庸中提取出来的,它的独立性得到加强,成为一个更加鲜明的本体。需要补充的是,苏世奇的革命浪潮也影响了李清照。苏轼有意摆脱气质的桎梏,而李则注重音韵学的研究。他谈到苏轼相当不认:“全耳不读耳”,有关于“言是家”的说法。但是,作者认为李的理论是不合适的。 Li刻意使用僵化的尺度来衡量Su教学大纲,微调气质,而忽略了Su Shi创新文学体的价值,并注入了创造力。而且,她对气质的要求严格,她自己的词汇不能很好地遵循。它确实有偏见,并且不够清晰,并且改变的想法。在不谈这个的情况下,我回到了对她的话的讨论。那么,李的话语在哪些方面反映了“陌生化”?

(1)返回女性形象

李清照曾经是男性词汇。他们解释说,女性情感包含复杂的言外之意。是女性的外表行为和男性的内心热情。他们作品中的歌词使歌词更加优美和动人。在情感上,由于性别差异,男性歌词总是会被孤立,女性的内心世界无法进一步探索。在选择材料时,歌词的词汇会在歌词,友谊和爱情方面受到不同程度的阻碍。另外,由于需要情感表达,男性歌词对于女性特征的形成具有强烈的主观性和选择性。他们的笔倾向于在漂亮的年轻女性之间转动。李清照写了一个女人,就像“诗与诗”一样,真实地告诉自己。作为一个女人,她可以感受到女同胞的方方面面,从而为言语中体现出的更加真实和丰富的事物做出了贡献。她没有刻意回避迷人的外表。相反,生活的沧桑和晚年的无助是玉语的杀手。这些材料可以达到男性歌词哀悼的深度。李清照实现了女性形象本体的回归,说话更加自由。在意象的真实性和多面性的基础上,玉字激发了读者的新奇和陌生的感知,并触及了不同水平的审美接受度。

(2)兼具优雅与粗俗的语言风格

北宋诗歌的语言风格往往有明显的分化趋势。刘勇和黄庭坚是好话,周邦彦和何柱则比较喜欢做工精细。李清照的术语新的巧妙之处在于两者的有意融合,优势的选择和反复的审查,逐渐形成了既粗俗又高雅的语言特征。玉字“庸俗”并不难理解。大多数图像是生活中的普通事物和普通事物。“三杯两种淡酒,如何为风而迟到打架”,“稍微吹风,下雨,“凉爽”,“花朵从水里漂流”,读者可以轻松理解,控制其含义,并成功地完成了文学欣赏的过程,但不难发现,她的最深处是流行词的旋律很美,所创造的意境也很美,“庸俗”与“高雅”并存。升华,看花不像花,看水不像水,风雨被异化为另一种发芽,所谓“用浅浅的语言,发出新鲜的思想”。满足了读者的新颖审美需求,of玉的诗歌在“庸俗”与“雅俗”之间的自然走动中,为读者提供了“陌生化”的体验,使创作者能够在写作后进一步发展这种写词方法。受t他有“陌生化”的感觉。精华。

(3)柔软与柔软的情感表达

玉字的歌词,微妙而细腻,挺直的胸膛。回忆的回忆也是如此,在无聊的日子里,她选择看着孤独的悲伤和忧伤,看着雾气笼罩的大脑,大脑被烧光,半夜的寒冷和比黄色花朵更薄的身体。她不仅是对象,而且还使用口音发音:的原则“寻找觅食,冷清澈,痛苦”,本着“平直的声音,强烈的声音,叹息”的原则,声音渴望变得柔和舌头之间的圆形发声加重了这个词的痛苦。不仅委婉地说,她还可以准确地把握:《诗经》如果不是船长的隐含叹息,就不会产生顺畅奔放的感觉。如果不蹲真实比率,那不是狡猾的美人。只有将两者结合起来,我们才能摆脱遵循华建字学的怀疑,才可以看到花朵的美丽,而没有隐藏和虚假地展现花朵的美丽。南渡之后,面对家人,人们产生了不可阻挡的怨恨,但同时在严格遵守单词规则的前提下,控制了宣泄的强度。在这种矛盾下,李清照的创作是巧妙的。对于时代和整个国家的兴衰,她从微妙的:和情感开始,到四件事的变化来暗示整个时代的沧桑。揭露个人生活的转变暗示着整个国家的崩溃。创新的技术将使祖国的思想和情感显得新颖,从而使思想不再停留在原始水平上,而会扩展情感回味,并将读者从阅读接受者转变为创造性的主题。这种精妙的范式的创建无疑将扫除前辈。

俄国形式主义的另一位理论家尤里丁亚诺夫(Yuri Dinyanov)的历史是:在文学史上,当新形式或新样式首次出现时,他们常常反抗旧形式或新样式,但是这种抵制并没有那么古老。外观与样式或形式相反,而是文学元素的重新组合。 Shklovsky的“反规范化”理论也可以解释这一过程。 [3]因此,正是这种结合催生了一种新的文学创作机器。变形和反常的方式促进了文学的不同表达,苏和李的创新不会被新一代所取代。相反,它将使文学世界大放异彩。多样。从“陌生化”的角度,我们可以用一个新的角度来解释更多基于苏联和李的表型。从东坡和岱语方面,我们可以加深对“陌生化”的理解。中西文学成就的相互引用可以带来新的见解。

参考

[1]董学文。西方文学理论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

[2]冷承进。唐宋诗学研究[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

[3]董学文。西方文学理论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