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中国现代文学教学方法分析

中国现代文学是教育部规定的第二学科。大学中文专业的本科生是必修的基础课程。大学中国际汉语教育专业的本科生也是必修课。由于教学对象不同,教学要求,教学条件和培训目标也存在很大差异。这就要求从事本学科教学的教师要定义自己的教学对象,并根据不同对象的具体要求,条件和目的,设定本学科的教学要求和方法。

对于中文专业的本科生来说,一方面,他们应该阅读大量的著作,另一方面,他们应该掌握近三十年来现代文学的发展历程,包括重要的文学思潮和思想流派;以及掌握中国知识分子的追求,奋斗和反思的一般过程,尽管不必对此进行深入思考。有些问题,但我们应该对此有一定的了解和理解。在精神层面上,研究,感觉和讨论,现代知识分子的人文传统的传承以及烟火的传承,对于中国专业的硕士和博士生来说,都是一个专业研究的问题。

与汉语专业的本科生相比,中国国际教育专业的中国现代文学的教学要求和目标有所降低,教学时间相对较少(仅为80小时)。不可能像汉语专业一样教授文学史,文学思潮,思想流派和作家的作品。这要求教师专注于教学并做出选择。本文以作者近几年的教学经验为例,论述了中国国际教育专业的现代中国文学教学方法和经验教训。

我教中国学生几年的现代中国文学。当我第一次向国际汉语教育学生教授这门课程时,尽管我意识到这两个专业教学目标之间的差异,但我还是考虑了中文国际专业。培训的目的是传播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我们已经积累了数千年的传统文化,并在20世纪初迎来了巨变。中国文化因此开始走向现代时代。中国现代文学生动地记录了20世纪。中国文化的通史发生了裂变。因此,中国国际教育的学生应该理解中国文学从古典到现代的过程。同时,通过阅读优秀的现代文学作品,我们可以了解中华民族的美好情感和传统文化底蕴。无论是提高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和现代文学素养,还是传播中国现代文化,都具有极大的好处。基于这种考虑,我基本上遵循了中文专业的教学方法,文学史,文学思潮和体裁的形成和发展以及作家作品的阐释。但是,复杂的文学史进程只能粗略地处理。这也是对文学思潮和流派的形成和发展的一般介绍;在作家的作品中,除了鲁国茂,老曹等大师的文学作品,如萧红,钱钟书,张爱玲等,都只能品尝。结果,学生对文学史,文学趋势和体裁以及作家的作品有了很好的了解,但是他们都知道得很少。他们正在收拾一个混乱的现代文学课。文学史的过程原本包含着复杂的思想过程和历史过程。用一种简单而粗略的方式,学生不仅不能理解文学史的真相,而且对某些复杂的文学现象的理解是单方面的和任意的。文学思想和体裁的形成和发展不像现代现代文学教科书中所描述的那样简单明了。而且,属于同一流派的作家的创作会有更大的差异,思想和流派的融合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保证。文学大师的经典作品可以帮助学生理解和欣赏现代汉语的语言魅力,但只有少数文学大师不足以支撑复杂的文学史。现代文学之所以灿烂的原因不仅在于卢国茂老曹,还有胡适,周作人,费明,叶圣陶,冰心,丁玲,沉从文,赵树立,温一多,徐志摩戴望舒,艾青,穆一次等。它们共同构成了清晰而广泛,广泛而深刻的现代文学。但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对这些作家及其作品的研究既没有必要也不现实。但是,实际效果和差异并不明显。实践证明,采用中文系授课的方法向中国国际教育专业教授现代中国文学是不可行的。

由于现代文学教学无法达到文学史,文学思潮,体裁和作家的作品,因此有必要做出选择并在“要点”(作家的作品)和“面孔”(文学史)上建立中心。在第二讲中,我尝试着结合面孔和观点,观点和面孔来关注文学史。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帮助学生系统地理解现代文学发展的来龙去脉,从而形成文学史的宏观观。在评估作家的作品时,总会参考文学史坐标。但是,随着教学的进步,其弊端逐渐暴露出来。由于文学史上的过度努力,极大地减少了作家作品的阅读量。学生很难充分理解中国现代文学创作的魅力,很难从审美的角度去理解现代文学的生存价值。更大的问题是文学史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知识积累。这种教学方法更适合于对现代文学的进一步研究。对于中国国际教育本科生来说,这显然超出了目标范围。

结合前两次的经验和教训,在第三次现代文学讲座中,我将着重从点到面,结合点到点的方式来阅读和解释作家的作品。这有利于培养学生的文学欣赏能力,充分感受到现代文学作品的审美价值。问题在于,在简化了文学史的复杂性之后,只有对文学史的初步了解才可能使学生产生误解。例如,在评估主流文化运动时,常常会滤出不同的声音,例如5月4日新文化运动中的“学恒派”和“学恒派”。没有这些声音的参与,学生将无法完全甚至单方面理解5月4日的新文化运动。另一个问题是哪些作家和作品适合选择?尤其是一些文学价值低但文学史价值高的作品不应该进入学习的视野吗?在教授冰心的作品时,学生曾经质疑她的问题小说的幼稚和肤浅,例如中学生的作品,不应进入文学史。不能说学生的怀疑是没有道理的,但是如果没有参考文学史,学生就会更多地看到作品的文学美学价值,而忽略了其在文学史中的意义。实际上,这样的作品很少,例如胡适的大部分诗歌,早期的现代白话诗,甚至郭沫若的诗歌和历史剧。从现代的角度看,它们的文学美学价值不是很高,但是它们对文学史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另外,基于作家作品的教学方法会留下后遗症,即如果学生对现代文学史缺乏全面的了解,那么他们在后期学习当代文学时会遇到很多问题。例如,“左翼文学”和毛泽东《尝试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当代文学的发展趋势。如果学生不澄清现代文学中的这些问题,将影响当代文学的教与学。

虽然每种教学方法各有利弊,但从实际效果来看,以读解作家作品为主的现代中国文学教学更适合于中国国际教育专业。突出文学作品的阅读与阐释,使学生充分感受到中国现代文学创作的魅力,从审美的层面理解现当代文学的存在价值;熟悉作品,了解作家,可以列举上百件现当代作家的作品,初步了解一些文学史知识。应该说已经达到了教学要求。然而,文学史教学不应被忽视。重要的文学现象和思潮需要认真梳理。至于教学内容与课时的矛盾,我们不妨开设中国现代作品选修课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