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包装印刷人才网

逻辑学东渐的命运解析

在现代中国,逻辑学自东方以来就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和良好的发展。这表明逻辑并不是真正地植根于中国文化。任何文化领域的发展不仅受到经济条件的制约,而且还受到其他文化领域的发展的制约。换句话说,每个学科的发展都需要相应的文化环境,并且该环境适合该学科的发展。对于逻辑而言,国内逻辑的发展现状与其发展的文化环境密切相关。那么,逻辑发展需要什么样的文化环境呢?我们对逻辑命运的文化原因的分析可以提供一些启发。同时,这种讨论本质上是从逻辑的角度看西方文化在近代中国的运作。这种观点对于当代中国文化的建设和中国文化的复兴具有明显的积极意义。

一,社会形势与逻辑发展

在逻辑输入的早期,逻辑被用作改变中国社会和文化的重要工具,在逻辑的东方性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如果将其用作改变中国文化的工具,而不是作为一门科学进行介绍和研究,它将削弱逻辑的社会地位。在现代中国就是这种情况。当时,除了少数将逻辑学作为一门科学进行介绍和研究的学者以外,还有更多的学者将逻辑学作为学术研究的工具,其结果将不会引起足够的重视。即使人们不使用它作为工具,他们也会放弃。在1920年代科学与生活之间的斗争中,科学党逻辑的不同观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科学学校提倡科学无所不能。他们认为科学的万能是科学方法的万能。有人认为逻辑是唯一的科学方法。在这些人的观念中,逻辑的科学价值将得到认可。其他人则认为科学方法主要是“因果法”或实验方法,而不是形式逻辑。这将使他们放弃逻辑的宣传。

1930年代对形式逻辑的批判也是如此,当时一些马克思主义者批评逻辑是反对中国革命发展和反对唯物辩证法的形而上学。同时,即使逻辑被视为一门科学,由于诸多因素的影响,逻辑的社会关注度还不够。正如王特夫所说:“近年来,尽管中国的学术界知道这一科学问题的重要性,但教育部也将伦理学主题设置为教师,高中甚至文科的必修课,但是由于我国社会生产力的停滞,物质科学的底层尚未发展,所以科学还没有被普通大众所重视,当时政府很难投入资金。加强逻辑学的学科建设和学术研究逻辑学的上层学术团体“中国科学会”的建立和发展,也主要是基于科学界成员的努力。就逻辑学的学科建设而言,直到1979年,中国还没有一个国家逻辑学会,只有少数地区或几所学校成立了研究会议,如贵州理论。学会,清华燕京等高校。成立逻辑研究学会。同时,中国没有专门的逻辑学术期刊。由于没有统一的逻辑学术组织,因此逻辑输入也令人困惑。与逻辑密切相关的中国哲学会成立于1935年。直到1941年,中国哲学大师编辑委员会才成立。只是在此之后,“我们对西方哲学制定了严格而系统的计划。经过专家评审,这足以翻译和介绍学术标准。如果逻辑依赖于西方哲学编译委员会的汇编,那么1941年。从这个角度来看,逻辑在现代中国社会的状况和状况中不是很好。

从1840年到1949年,逻辑学的传播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西方的一些逻辑学著作被翻译成中文;国内学者编写了逻辑学教科书和书籍,发表了许多逻辑学论文;同时,一些大、中、师范学校开设了逻辑学课程;将逻辑学理论应用到其他领域。但是,在逻辑的传播上还存在许多不足。西方逻辑作品的翻译和阐释缺乏统一的组织和策划,具有随意性。有些翻译是不够的。逻辑教科书令人困惑,有许多教科书是重复的。牟宗三批评了这种情况。“为什么我要说这么多关于逻辑的时间?这完全是因为中国人不完全理解逻辑。所有的逻辑教科书都是一体的。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这是愿意感动墨水的精神。

谢有为对当时逻辑教科书的内容极为不满:“我不知道怎么会犯错误。”他说,“自从阎尤龄引进西方逻辑以来,几十年来,中国人的逻辑教学一直缺乏诚意。非自译自西洋,即抄袭自东洋。4。同时,数理逻辑的大部分内容是罗素的命题演算、谓词演算和微积分基础知识。当时,西方数理逻辑的许多成果都没有被引进。从中国近代以来,在一些学者的逻辑著作和论文中,许多学者对传统逻辑进行了研究。逻辑学者金岳霖对传统逻辑的研究取得了突破,对逻辑哲学进行了研究。然而,从整体研究层面来看,中国现代学者对传统逻辑的研究水平较低。大多数教科书、书籍和散文都是关于介绍传统逻辑的。许多作品往往仿照西方的一些逻辑作品,用汉语重新表达。在理论研究方面,也存在一些误区。集成逻辑的出现就是一个例子。

在研究传统逻辑的某些方面时,也存在许多缺点或错误。例如,有人认为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是相等的。 “名词的包含与扩展在某种意义上是相等的。较小扩展的包含与较大扩展的内部内容是分开的。它绝不是较大的扩展。包含具有较小扩展的事物的含义。这是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之间不一致的规律的体现,同一法律在当时的表达存在三个问题,有些作品将同一法律理解为概念所反映事物的相同属性。这种身份可以分为绝对相同和相对两个;有些作品认为同一定律反映事物变化的不变性;有些作品认为同一定律是所有肯定性命题的基础。

对矛盾定律的主要误解是将矛盾定律理解为所有负面判断的基础。对排法的误解包括混淆排法和矛盾法之间的界限;排法分为两类:选择法和不相容法。排法被理解为命题命题的基础;排法则表达为对中间和不清楚陈述的否定。规则6.在1930年代,对逻辑的批判在逻辑上被完全误解了。冯奇将参加辩论的学者的逻辑理论水平评估为:即: “总的来说,参加辩论的逻辑理论不高。关于逻辑和方法论。一些基本原理(例如形式逻辑和辩证逻辑之间的关系,认识论,逻辑和方法论之间的关系,思想解放与思想上的关系)。科学方法等)仍然缺乏真正的深入研究(关于1930年代的中国马克思主义者),换句话说,未能阐明形式逻辑与辩证法之间的关系并不能阐明形式逻辑与形而上学之间的界限,并且有一种趋势综合逻辑学家将辩证法,实验逻辑,传统逻辑和数学逻辑视为逻辑。

例如,林中达将逻辑定义为:逻辑学是研究对客观世界的正确理解并在正确的轨道上指示生命定律的科学。他当时根据不同的观点将逻辑界分为许多派系。 “最著名的是实验方法论(包括实验逻辑和科学方法论),类型论(包括亚里士多德的古典逻辑和数学逻辑)和唯物辩证法学派。它们“相辅相成,相互使用”。8.这种混淆逻辑的现象实用主义和辩证法的结合是对逻辑的深入研究的结果。

在现代中国,数学逻辑的结果体现在作品和论文的形式中。国内学者的研究相对较新,学者有余大雄,金月林,万卓恒,沉有干,沉有定,王殿吉,张银林,王宪宇,胡世华等。现代汉语交际的数学逻辑理论主要介绍罗素命题演算,谓词演算和类演算的数学逻辑基础知识。例如,沉有干《现代逻辑》(上海新闻书局1933年),王墨清的《现代逻辑》(商务印书馆1937年),牟宗三的《逻辑典范》(商务印书馆1940年)和金岳霖的《逻辑》。这些作者专注于Russell《数学原理》的基础知识。一些论文也相同,例如朱延熙的《数理逻辑纲要》(武汉大学《理科季刊》1934年,第5卷,第2期),《数理逻辑导论》(《数学杂志》1936年,第1卷,第1期),等等。本文介绍了论证逻辑,命题演算和谓词演算。对数学逻辑的研究没有很多杰出的贡献。陶巧珍的论文《代数公设和路易士严格蕴涵演算的一个几何解释》可以证明刘易斯演算中的每个可证明公式都对应于拓扑结构和胡世华建立的A系统理论。当时确实很少见。那时,真正了解数学逻辑的人并不多,更不用说对数学逻辑的创造性研究了。总体而言,逻辑在中国近代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和良好的发展。

第二,东方命运逻辑的文化原因

这种命运有两个文化原因。一种思维方式受到阻碍。中国近代形成的“中国式西式”和“完全西化”思维方法不适合逻辑学的发展。逻辑上缺乏良好的发展是缺乏中西思维方式。其次,现代中国文化化学家的不同文化价值观影响了逻辑学的选择和理解。首先,从思维的角度来看,中西思维方式的失败是形成逻辑命运的重要文化原因。逻辑反映了科学思维的抽象,分析和追求真理的特征。中国的传统思维方式是直观地理解思维。对思维的直觉理解与科学思维的特点不同。直觉思维的特征主要是整体的,经验的,天真的辩证的和实践的。完整性并不意味着它已经上升到整体的理性水平,而是现实是一种感知上的完整性;经验依赖于直观的经验来理解事物的表示;天真辩证法是事物与变换概念相反之处的直观和一般视图;追求实用性意味着中国人总是从实践和实践入手,他们的视野仅限于实践和实践的范围,他们不追求实践之外,之上或之后的事物,这种思维特征是中国古代科学技术的根本原因。是相对发达的,但科学并不繁荣。

完整性,经验主义,天真的辩证法和实践性不同于科学思维的抽象性,分析性和真实性。因此,传统的中国思维方式无法产生逻辑。反映中国传统思想特征的著名学派是对“名”的研究。辩论是关于论证理论,与逻辑论不同。既然逻辑是西方科学思维的产物,在中国不可能以传统思维方式发展逻辑,这是否意味着要发展逻辑,我们就必须彻底否定传统思维,实现完全西化?消极方面,一方面,人们的生活是一个连续的决心过程,人们在继承中进行创新,在创新中进行继承。

另一方面,西方科学思维本身并不完美。在这种思想的领导下,西方文化在现代社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人们的“单面”,丧失人格,环境污染,资源枯竭(例如战争,吸毒,自杀和其他社会丑陋现象)等。在这种历史可以被抛弃的情况下,整个世界都被西方化了,需要抽象的思维。为了发展逻辑,我们只能批判地对待中西文化,将它们有机地结合起来,形成保留传统的人文精神。吸收了西方理性精神的“中西通用思维”。这可以为中国逻辑学的发展提供现实的基础。逻辑在现代中国没有发展的原因恰恰是由于缺乏这样的思想基础。

尽管中国的现代思维方式与传统中国思维不同,但它批评了传统思维的某些特征,引入了科学思维,并尝试使用科学方法研究中国学。但是,近代中国出现的“中式西式”和“完全西化”的思维方式不是中西思维。 “完全西化”的思维方式只能捕捉到文化发展的不连续性,而看不到历史的继承和连续性。它主张中国文化的发展应该完全西化,走向虚无主义。中国式的西式思维只抓住了文化发展的传承,并走向了保守主义。他们每个人都是形而上学的思想。苏联式的马克思主义思维方式也是一种“完全西化”思维。中国近代没有形成适合逻辑发展的中西思维方式的原因有其实际原因。中国现代思维方式发生变化的原因,一方面是国家的危机,从根本上说是生活方式的变化。

:显示了现代汉语生存模式。市场经济尚未建立,商品经济还没有得到充分发展,中国的社会转型尚未完成,社会的“不成熟”决定了不可能产生中西方的公式。与现代中国的市场经济相适应。思想决定了逻辑上没有大的发展。其次,从中国现代文化辩论的角度来看,双方不同的文化价值观对逻辑学发展有一定的负面影响。近代中国的一些学者就“身体”与“使用”之间的关系,“ 5月4日”前后的东西方文化之争,科学与形而上学之争等问题争论了中西文化之间的关系。以及1930年代有关形式逻辑的辩论。这些文化辩论的原因主要受现代中国社会的需求影响。许多学者从功利主义的角度看待西方文化。也就是说,关于现代中国文化的辩论从未离开服务社会需求的目的。因此,在选择文化时,与救赎直接相关的文化通常容易被接受,并且远离诸如逻辑之类的社会和政治需求的文化也不会受到重视。

当时,许多有识之士讨论“中国要去哪里?中国文化要去哪里,中国应该做什么?”追求西方学习也是为此目的。罗素(Russell)来中国谈论当时关注数学逻辑的人。没有多少人向拉塞尔询问社会和政治问题。这种情况会影响人们对逻辑的理解。从文化辩论的角度来看,不同学者的文化价值观影响着他们对逻辑的态度。东方文化学校(如国立国父,折中学校,形而上学学校,新儒家学校等)站在中国文化的角度,着眼于中西文化的交流。他们将西方研究和逻辑学作为研究中国研究的工具,而不是科学。介绍。西方文化派别站在西方文化的视角,看中西文化之间的关系。他们在促进逻辑的同时促进科学。他们仅将逻辑作为促进西方学习并将西方文化替换为西方文化的工具。逻辑的自我建构。这是“一种在与科学本身几乎无关的某些方面使用科学威望的趋势”。 10东方文化学校将逻辑视为统治国家的工具,而西方文化学校则将逻辑视为传播科学的工具。他们都没有将逻辑视为一门科学,而是将逻辑作为体现西方文化基本精神的科学进行了介绍和研究。不可避免地不利于逻辑的传播,影响了人们对逻辑的深入研究和正确理解。一些学者对逻辑感到困惑和误解。

王国维由于包括逻辑在内的经验科学而“值得信赖”和“不能爱”,最终放弃了对逻辑的研究。张东宣的逻辑多元论和胡适的逻辑都是对逻辑误解的体现。鉴于当今中国文化建设中忽视逻辑的现象,我们认为,要在中国实现逻辑的良好发展,就必须实现逻辑与中国文化的融合。

三,逻辑与中国文化融合的实现

为了完成将逻辑与中国文化融合的任务,需要建立一种新的中西文化融合文化,即形成中西思维和新文化价值的融合。这种新文化包含理性精神,理性必须具有逻辑。这为逻辑学的发展提供了文化环境,要求人们了解逻辑学对中国文化建设的价值。因为逻辑有助于培养人们理性地分析问题和思考问题的能力,所以它将帮助人们养成科学地理解世界并有意识地将逻辑视为思维规范的习惯。

在当今的文化建设中,人们没有意识到逻辑在中国文化发展中的作用,而忽视了逻辑现象。因此,只有培养人们对逻辑价值的正确理解,人们才能接受逻辑并变得逻辑化和逻辑化。中国文化的融合提供了可能性。实现逻辑与中国文化的融合需要学术,文化和社会政府的共同努力(见程仲kai先生的观点)。对于逻辑界来说,要完成这一任务,不仅要使逻辑学者的研究水平达到世界水平,而且更重要的是,要求一些逻辑学者进行跨学科研究。前者是后者的理论基础,后者是逻辑与中国文化融合的关键。

只有认真学习逻辑理论,掌握世界逻辑的发展,研究逻辑理论的最前沿问题,与世界逻辑学者进行平等的对话和交流,才能提高中国逻辑学者的研究水平。尽管很难实现此目标,但必须做到。否则,我们将使用什么逻辑理论与中国文化相撞,以及将什么逻辑理论用于跨学科研究。

同时,逻辑学者进行跨学科研究,不仅研究与逻辑有关的自然科学问题,而且研究逻辑与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的问题,并研究逻辑与当代中国文化之间的密切关系。仅研究逻辑与中国人文科学的关系,实现二者的结合,然后研究逻辑所体现的理性精神如何成为中国新文化基本精神的重要核心。因此,逻辑应该为中国文化的建设服务。 “你不能忽视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否则,只会使逻辑更加孤立,并成为思想界没有人的纯粹学者。”就其他学术界而言,希望许多学者有意识地将逻辑学的理论和方法应用于该学科的研究。现代中国的许多学者已经开始进行这种尝试。王国维,胡适,金岳霖,冯友兰,熊十力等学者在运用逻辑等科学方法研究本学科上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就。逻辑方法的使用已成为不同于古代学术著作的现代学术著作的主要特征。因此,如果其他学者有意识地使用逻辑学来研究该学科,那么该学科的研究就必须有新的成果并扩大逻辑学的影响。就社会政府而言,预计社会政府将给予行政支持,投入一定的资金以加强逻辑的建设和支持逻辑的研究;提升逻辑的价值,提高逻辑的社会地位,呼吁社会重视逻辑。辛说到中国数学的真正困境。“天文学,纯粹的数学理论基础研究,因为要花200年才能获得收益,却被排除在外”。

当今社会的逻辑程度远远超过数学。当大学文科取消或压缩逻辑课程时,就没有国家统计学术期刊和其他需要政府支持才能改变的状态。简而言之,当逻辑与中国文化的融合也是中国新文化的形成之时,我们相信逻辑将在21世纪在中国得到很好的发展。